光荣

just萌cp

北濒:

*存货


*春和冬不一定还有


 *还能求个评论吗


 


Karry冷着一张脸,正装外套都懒得拿在手里,胡乱搭在肩膀上,公文包也甩在背后,随着他越来越大的步子一下一下地颠簸着。刚下过雨的人行道路面,偶有空缺的砖块积了水,若是在以往,Karry必定会小心翼翼地落脚,避开那些明晃晃的水洼。此刻他却一反常态,昂首阔步,气势汹汹地只顾往前,裤脚上溅了水也毫不在意。


千智赫在他身后,慢吞吞地走着,他盯着前面那人的裤脚看,一步,两步,然后视线慢慢上移,他看到那人的公文包拉链上系着一根绳,顺着绳子找过去,另一端悬着的是一只轻巧的蓝色纸鹤挂件,那只鹤藏在Karry的包和衬衫的夹缝中,有节奏地左右摆动着,就像是真的活了起来,时而飞到眼前让他得以发现,时而又静悄悄地躲着。


 


千智赫又低头看看自己,身上还穿着刚才未来得及换下的演出服,夸张的配饰,激烈的色彩,鞋子上嵌着一对翅膀,在渐渐下沉的夕阳中依然耀武扬威地反着光,手腕上套着一圈又一圈金属手环,脑袋上还扣着一只平沿帽,怎么看,都跟前面那个西装革履的人不搭到了极点。


升入大学之后他的个子又拔了拔,和Karry差得越发少了,那人随便抬手就能乱揉他头毛的时代已经过去。除此之外,他自己也能察觉出身上的稚气在一天一天的忙碌中渐渐消磨,如今他走在Karry身边,再不会被其他人理所当然地当作他的弟弟。


而当像现在这样,Karry与他一前一后地走着,前面的人赌气,不但不肯停下来等等,还走得越发快了,后面的人也一样的倔,一边腹诽那人幼稚,一边自己也心一横,故意磨磨蹭蹭。就好像是两个毫无关联的陌生人,只不过碰巧在这一条路上往同一个方向去,但只要拐过一个弯,便再不相见。


 


原本铺陈在大地上的夕阳倏忽间就被云层遮了去,千智赫抬头,远方已经积得足够厚的云块正朝这里缓缓移动着,阵雨频发,地上的雨水还未蒸发完全,就迫不及待地又要落雨了。


前面的人好像渐渐放慢了步子,千智赫此时的注意力却已被街边的药店吸引了去。这几天气温骤降,温差也大,偏Karry固执地不肯添衣服,不小心着了凉,今天早上吃早餐时,嗓子哑得声音都发不出来,两个人翻箱倒柜也没找到合适的药,虽叮嘱着让他自己去买,但是千智赫比谁都明白,他是不会记得要去的。


且就在刚才,Karry黑着脸把他从场馆后台拽出来的时候,话没说几句,一连串的咳嗽却怎么也止不住,让人不由得担心。


他跳了一整天的舞,此时卸下劲来,身上泛着无穷无尽的乏。千智赫抬头张望,前面只消拐个弯后就可以一直直走了,他小跑了几步,进了那药店。


 


店里面飘散着淡淡的中药气味,连带着自己身上因为下雨沾染的潮湿的气息似乎也隐去了,千智赫迅速选了给Karry买的药,疾走几步,脚腕上便传来一阵尖锐的痛,他这才想起今天排练的时候又扭到了旧伤,转身拿了常用的跌打药,迅速结账,拎着药要出门,却被大雨堪堪拦在了门口。


这雨来得无声无息,没有春雷轰鸣作为前奏,它便只能先稀稀落落地下,起初缓慢而分散,把地面染上几点水渍作为沉默的提醒,尔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倾盆大雨滂沱而下,劈头盖脸地浇在人身上,不留丝毫情面。


千智赫没犹豫,翻出了包里的伞,一边撑开一边跑了出去,Karry果然已经不在这条路上了,他加快了步子拐过了拐角,还没完全转过去便听得Karry的声音——“智赫!”


然后两人撞了个满怀。


 


撞进Karry怀里的一瞬间,千智赫还没反应过来来人是谁,Karry身上洗衣粉的清香便先钻进了他的鼻腔。他抬头,发现那人正把外套摊开来举在了头顶,整个人挤在左侧,肩膀都淋湿了一块。明明右边没有人,却空出了一大半的位置,想也知道是打算留给谁的。


“快进来。”千智赫把伞撑到了Karry头顶上,伸手把他揽了进来。


“你去哪了?!”Karry听起来又有些恼,他二话不说把伞接了过来,自己撑着,右手紧紧搂在了千智赫肩膀上。


“我去买药了,”千智赫耐心解释着,饶是这一路再赌气,刚才见他半边身子都沾湿了,一门心思冲回来找他,这气也消了,“怎么没带伞?早上不是看了要下雨。”


“带了的,”Karry回答,“今天中午借给一个同事,还没还回来。”边说边转头看了千智赫一眼。


千智赫想了想,决定还是问出口,“同事?马思远?”


Karry撑伞往前踱着步子,伞朝千智赫那边倾斜着,把人安安稳稳地笼在里面,“上周新来的实习生,女孩子。”


“哦,”千智赫说,抬手把伞往那边推了推,自己这把伞还是上高中的时候Karry给买的,当时能正正好好地装下他们两个人,现在就不够合适了,“记得拿回来,我也该买把新的了。”


“嗯。”Karry应道,“我知道。”


 


雨没有丝毫减小的意思,路上所有的行人,无论有伞的还是没伞的,无一例外都低头疾步走着。恋人相互依偎着,孩子躲到了父母怀里,同伴则并肩齐行在同一把伞下,雨水从伞的顶尖往下流,密集地汇出几条源源不断的溪流,再顺着伞底的弧度击向地面。


大雨落在伞面上的声音接连不断,清脆利落,就在头顶上方响起,伞下的人可能因此连彼此的低语都不能一下子听得完全明白。


在这小小的包围,小小的庇佑之下,这两人倒与其他人不同,慢悠悠地向前。


 


“今天的事……”


“今天那个男的……”


两个人同时开口,回头对视上,又都及时止住了话头。


“你先说。”Karry还是看着千智赫,心情早就平复下来,声音温温柔柔的,回到了面对他时最常见的样子。


“……那是卫视带来的灯光师,”千智赫回看过去,距离靠得足够近,他能在Karry的眼中看到自己,恍惚间想起了从前像这样抬头看他时,在他眼里的自己,显然是仰着头的,而此时此刻,这样的痕迹已经消失殆尽了。


“之前彩排的时候打过照面,”千智赫回过神来,继续说着,“今天演出结束之后,我发现少了个环儿,”说着他扬了扬还拎着袋子的手腕,“然后回去找,没想到他也在那儿。”说到这儿,千智赫顿了顿,“然后就……”


他没再继续,转而等着Karry的回应。


今天下班早了些,Karry便绕到离二人合租的公寓不远的体育馆去,接下午有演唱会要做伴舞的千智赫一起回家。千智赫跟舞社的陈哥一起,为开演唱会的少年偶像组合编了几支新舞。为此放暑假后只七月回了趟家,整个八月都耗在了这座城市,如今已正式入秋了,前前后后忙活了两个多月,终于顺利收官。


左等右等都没在约好的地方出现,给人打了几个电话也不接,估摸着是结束后都还在里面闹腾着,于是顺着上次来的路线,摸进了后台,一路上竟也没有保安拦他。


后台静悄悄的,不像是有人的样子,灯也关了大半,Karry边寻着千智赫,边往里走着,突然听得有人说话,便往那个方向过去。没成想,便看到千智赫被那个陌生男人推到了墙上,那人手上动作不停,胡乱往他身上摸着,脸还越凑越近。


再然后,Karry冲过去把千智赫拽了出来,冒着火气硬把人直接从体育馆带走了。一个正在气头上,说什么都是他有理,都一定要怼回去,另一个虽还是感动的,但依然也不满再次不情不愿地落到了“被救”这样的位置上,几句言语之间,双方便都赌了气。


 


“嗯……”两个人走到了公寓楼下,千智赫推开单元门等他,Karry收了伞,往上又走了两层,来到家门口。Karry跺亮了声控灯,千智赫翻出钥匙,这时Karry才看清袋子里还装了新的跌打药。


“伤着哪儿了?”他问,千智赫正低头开门,脑袋上的发旋晃在他眼前,他没忍住,还是伸手摸了摸,那人也没躲开,任他揉了一把。


“脚扭了一下,原来的地方,没事儿。”门打开,说话的人走在前面,开了玄关的灯,把两人的拖鞋都踢到了面前。


“原来的地方怎么就没事儿了。你不能小心点吗。”Karry关上门,还想再说他几句,但也及时收了回去。


千智赫没应他,放下包进了厨房,“我熬点儿姜汤,你去把衣服换了。”


 


Karry乖乖回卧室换下了湿透的衣服,来到厨房门口,靠在门框上,歪头看着伏在案板上切姜丝的青年。他不由得又想起从前——曾经被校霸团团围住的小孩儿,最初在一起时被天宇文逗几句就脸红的少年,还有上高中的时候,这人曾独自来给他过生日,第一次来他家就钻进厨房,说什么也不让进,他还担心着他会不会切到手之类琐碎幼稚的小问题,少年却一个人为他做出了一桌色香味俱佳的菜。


也许从那时开始,他就该彻底明白,面前的人,已经在他不知不觉间长大了。


 


他不是不明白千智赫的心思,没人愿意一直被当作弱者,何况还是彼此深爱深信的人。只是脾气是难改的,他从小优秀惯了,到哪儿都自带光环,一直以来都自信且霸道地生活,护着这人消磨青春也成了习惯。


本科毕业之后,他找了份跟家里的产业有关系又没有大关系的工作,每天充实地忙着。千智赫正读大四,在舞社里已是无人可轻易替代的地位,他们的团队也渐渐有了些名气,今天开演唱会的少年偶像团体已是多次的合作对象了。关于他毕业以后的事情,没认真聊过,但他想不管他选择做什么,当然都支持。


Karry今天在体育馆外等人的时候,遇上了那支组合的车子,缓缓地往外开着,围着举着应援物和镜头的粉丝们,水泄不通。他看着体育馆出动了半数的保安在车子周围护着,也有些担心,这么多人,可千万别出什么事故。


前几日千智赫他们在场馆内彩排的时候,他也去过。远远地看到了那几个少年模样的偶像,瘦瘦的身板,一遍一遍地重复舞步,重复演唱,身上带着每一个普通的少年都有的青涩气息,又和那些早出晚归潜心学业的学生们有些不一样。


爱别过了头才好,错了路数就更令人头痛了,他想。


 


Karry踱到千智赫背后,那人正看着火,锅里的水还未沸腾。他把身子凑近了些,单手环上他的腰,贴在耳边喃喃,“我看着吧,你去喝点儿水,歇一会儿,好不好?”


千智赫点点头,转身就往边上走,Karry却不放手,“等会儿我帮你处理脚腕,嗯?”


“好。”千智赫拍了拍他。


“千千……”Karry不死心地攥住他的手,还是服了软,硬邦邦地撒娇,“你今天都没冲我笑过……”


被他这么一闹,千智赫也终于回了头,两颗梨涡爬上了面颊,“好啦你……”


Karry见他一笑,自己也笑了,紧接着就把人搂进怀里,“给我抱抱。”


千智赫彻底无法再继续绷着脸,笑嘻嘻地任他闹着。窗外的天已经黑下来了,但借着一盏一盏排列的路灯,还依稀可见远处体育馆的一角。那庞大的建筑物从这个角度看竟如此静谧沉默,与下午火爆的演出现场大相径庭。


这次演出的编舞投入了大量的心力,也跟艺人本人有合作创新的动作。上次见那几个孩子,还是他读大三的时候,这次见面,他们明显又长高了。想到自己读中学时,还曾认真地到处搜寻了各种拔高的诀窍良方,千智赫不禁有些怀念起来。


一门心思地要长大,要负责,要不让任何人担心。


始终都是少年。


 


 


 


 

评论

热度(270)

  1. 儿子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妈SoulmateJk 转载了此文字
  2. ramen北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luesucks
    我转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