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

just萌cp

北濒:

*存货 还是发出来 


*谢谢所有还记得我的人 真的谢谢 如果让你们失望了 真的抱歉。








 


谌浩轩终于再次被夏常安和隋玉磨得没有办法,去了密码社的教室里自习。


 


夏季的正午时分,蝉鸣声阵阵不断,烈日炎炎,蒸得人昏昏沉沉。偏这间教室里空调坏掉了,窗玻璃又是密封的,丝丝缕缕的微风也进不来。


隋玉趴在谌浩轩旁边的桌子上,看着他一道一道地解决数学题,大多只看一眼便得出了答案,有些则需要演算几步。他看着那人额头上已沁出了汗珠,伸手摸一把自己的脑门,也是一片湿凉。


他转头看看夏常安,倒是丝毫不在意气温的样子,坐在谌浩轩对面,专心致志地盯着他解题的进度,一道一道地追上来。


隋玉悄悄翻了个白眼,心里吐槽他幼稚,又抛出疑问来,“我说常安啊,你怎么都不热的?”


“啊?”对方被突然点到名字,眼睛还盯着安安静静的谌浩轩看,头都没抬一下,“还好吧。”


隋玉见他这样,更是不依不饶起来,“你怎么一点汗不出的?这间教室热死了,我们换一间吧。”


夏常安这才正经起来,“别了吧,”他又看看谌浩轩,那人还是一副与世隔绝的模样,一言不发,他想着怕拖他去生人太多的地方不舒服,“午休也没多久了,就这儿吧。”


隋玉也看看谌浩轩,两个人意见不合,按常理来说总该第三个人出来表个态,可惜这第三个人还是没听到似的,埋头做题。


“唉……”于是他便只能放弃,又从包里翻出纸巾来,轻轻推到谌浩轩摊开的习题册上,“浩轩,擦擦汗吧。”


谌浩轩转头看他一会儿,又看看纸巾,还是拾了起来,把纸巾理平整,乖乖擦了擦额头,“谢谢。”


隋玉便笑。从去年秋天入学开始,他们几个认识快一年了,由陌生到熟悉,经历了格外长的日子。先是夏常安怀疑他是个AI,后来自家父亲的事情暴露,那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AI也被带走了。再后来,所有的事情突然一夜之间都被摆平了,但他和夏常安却都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就好像悬疑小说刚开了个头,没讲几句,凶手便自己大大方方地站了出来,连带着所有隐情都消失在黑暗中,所有线索都断得利落干净,无人可知晓,亦无处去探寻。


 


他们不是没有再去追查过,毕竟秘密依然是秘密,就待在那里,引得人不得不在意。夏家父母和自己的妈妈关系似乎缓和了一些,但仍不来往,倒是心照不宣地都封紧了口风,什么也不肯再透露。


 


春节过后的这个学期,两个人平常拉着谌浩轩一起,有时跟丁玮打打篮球,有时只他们三个聊天。渐渐地,他也终于融进了这几个人的小圈子。


 


隋玉回过神来,见夏常安离开了座位,蹲在教室另一端的空调旁边不知道捣鼓着什么,“常安——你干嘛呢?”


夏常安还没回答,谌浩轩便破天荒地接了话,“他说他去修修空调。”


“哈啊?!”隋玉坐不住了,本来他也无心学习,只是见常安撺掇谌浩轩一起来自习便凑热闹。他几步过去,“你还有这技能呢。”


“小事儿。”夏常安说着还勾了勾嘴角,被人夸了之后更干劲十足了。


大概是这空调的确没什么大毛病,或者说夏常安的确对于修电器很在行,用上不知道从教室哪个柜子里翻出来的工具,没几分钟便修好了。隋玉迫不及待地插上电,空调便开始呼呼地运转起来。


 


“浩轩——”周遭一凉快下来,隋玉也像是恢复了元气一般。他跟谌浩轩在某些方面显然是两个极端,应对周围环境的变化,几乎是“有”跟“无”的分别。


“凉快了吧?”隋玉笑嘻嘻地问。


“嗯。”谌浩轩难得地没有经过过多思考,及时地回应了这人的话,说罢又继续低头做题。夏常安走过去,依旧坐他对面,连笔也不提起来了,撑着下巴看那人认真的模样,嘴角不知不觉又噙着笑。


“怎么了?”谌浩轩被他盯了一会儿,出乎意料地抬了头。


“嗯?”夏常安倒没回过神来,“没没没……没什么。”话音刚落就开始傻笑,眼睛也笑意盈盈的。


谌浩轩看了他一会儿,像是犹豫了半天似的才开口,欲言又止,“你最近……”


话没说完却自己收住了,自顾自地又低了头。


夏常安当然不肯作罢,“嗯?什么?”


“……算了。”谌浩轩轻轻摇了摇头。


“别啊,”常安急了,轻轻捏着谌浩轩的手臂,“你说完啊!”


“……”难得在谌浩轩脸上见些情绪充沛的表情,此刻竟是无奈的,“就是……你最近胖了。”


夏常安脸瞬间黑了几分,而隋玉旋即不计形象地哈哈大笑起来,拍着桌子喘到上气不接下气,还是坚持要怼他,“哈哈哈哈常安,我早就想跟你说了,哈哈哈哈哈哈浩轩你真棒!哈哈哈哈哈哈……”


谌浩轩见他这样,不禁放下笔,也看着夏常安,静静地笑了起来。小梨涡乖巧地绽放在嘴角下方,眼神也亮晶晶的,跟方才对面盯着自己的那人一样,像是笑到了心底去。


 


时光流转。


 


夏常安很早就到了约好的茶馆,坐进了他们常去的包厢,安静地等待着。


距离他们几个高中入学已有近二十年了,如今他在谌浩轩父亲的科技公司工作,隋玉在传媒行业,谌浩轩则如同所有人都曾预料的一样,在科学院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研究探索。


时间一刻不停地向前,经过这些年前沿人员的不懈努力,社会上对待AI的态度已然宽松了许多。红眼AI逐渐淘汰,蓝眼AI成为了新的消费热点。但除了单纯用于帮人类排解孤独之外,有条件的家庭或个人亦可领养少年蓝眼AI,少年蓝眼AI经过一定时间的专业调试,可拥有自己的感情,自己的喜好,做出自己的选择。换句话说,这样的AI已不再是一味遵从人类指令的机器人,他们一样拥有,属于自己的鲜活人生。


少年蓝眼AI成年后,可自行选择销毁或继续接受调试——继续作为人类中的一员生活下去。因此,人类社会中的AI数量年年都在递增,路上打过照面的陌生人,公司里合作竞争的同事,都有可能是AI。


当然,抵制现状的普通人类依然有很多,部分公共场所也特地划分了禁止AI 进入的区域,但这样的举措也招来了很多其他人——特别是年轻人的反对。总之,局势仍在不断变化,但与二十年前相比,AI 已不再是人类眼中的怪物,而是能够接纳,能够宽容的对象。


 


等了半个多小时,谌浩轩才匆匆进了门,“等挺久了?我刚散了会。”他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眼壁挂空调的温度,“这么低,你也不调一调,再着了凉。”


与AI的生存状况相同,这么多年过去,谌浩轩也终于渐渐学会了接纳别人,宽容自己。他已学会处处为父亲,继母,隋玉,还有夏常安设身处地地换位思考,只不过这样的着想,仍旧不着眼于身边的绝大多数。心里的高墙依然坚实地耸立着,一级一级的亲疏远近,如同数字大小一般清楚干脆。


 


“没有,我也刚到没一会儿……”夏常安似是很累了,说话也没精打采。他见谌浩轩开了包厢里的灯,便起身拉上了窗帘,“你想喝点儿什么?”


谌浩轩在他对面坐下,却不接他的话,“你先说吧,不是有事儿要说吗。”


于是夏常安也坐下,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从前的谌浩轩,搁在这样的情境下必定是顺从的,任他叫了服务员进来点单。那时他对他,对任何人,都没有什么兴趣,没有兴趣去思考别人动作背后的原因,也没有兴趣去注意别人的习惯。让他做什么,能接受的他便做,只要能迅速推动事情的进程,迅速放他回到自己一个人的小小星球便好。


而此时此刻,他想他明白谌浩轩的意图。几小时前,是他自己着急火燎地打了电话,跟人约好时间见面,浩轩必定也是察觉到了事情有些反常。刚才自己一个人等待的时候,认真打好了腹稿,但见到这人推门进来的一瞬间,却忘得一干二净,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他想,谌浩轩也必定是发现了他犹豫踌躇,又精神不济的模样,才不给他逃避的机会。


 


夏常安轻轻叹了口气。


“我是……有事情要跟你讲。”


谌浩轩安静地听着。


“我……”


常安举起了杯子,喝了口例行送上的柠檬水。


谌浩轩悄悄拧了眉头。


“我……你……你知道隋玉下周婚礼吗?”


 


谌浩轩正视他,“……知道。我上周还陪你去买了新的领结,因为你想跟我的领结搭配起来。”


“……”


“到底是什么事?”谌浩轩伸手握住了那只杯子,杯壁上还残留着常安手掌的温度。


夏常安沉默着。


“……”谌浩轩又看看他,旋即放弃,“算了……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吧。”说罢起身要出包厢去点单。


 


“浩轩……”


他回头。


“有时候我真怀念,”夏常安冲他苦笑了下,“上高中时候的你。”


谌浩轩坐回去,静静地看着他。


 


他继续往下说着,“你还记得丁玮吧,毕业之后我们就没怎么联系了……”说着说着,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微笑起来,“前几天他给我打电话,说是终于又找到了青春的梦想,辞了工作,跑去当演员了。还交了好运,被一部电影的导演选上,月末就要上映了……


“那电影叫……”他又收起笑,认认真真地想了一会儿,“叫……《北京遇上西雅图》。


“很怪的名字吧,”他抬头看看谌浩轩,笑笑,“但是我想去看,我们两个一起。”


“嗯,”谌浩轩终于给了回应,他点点头,“好。”


夏常安又低下头来,盯着桌面上渐渐消了的水渍,继续慢慢地说着,“以前的时候,我们三个,你,我,还有隋玉,每天都待在一起。


“后来,隋玉父亲出了事情,我们一直都陪着他。当时我很感动,没想到你看着面瘫又冰山,心地却是热的。


“那时候……我们三个,什么话都说,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说到这儿,夏常安抬了头,他又盯着对面谌浩轩面前的柠檬水看了一会儿,才终于敢正视着那人的眼睛。


“浩轩……我……是个AI……”


 


话说罢,常安也如释重负,他小心地观察着谌浩轩的神色,惊讶的,慌张的,亦或是恐惧的,他都不想错过。


然而这些都没有在他脸上出现,浩轩只是又点点头,“嗯,我知道。”


 


“你知道?!”


“嗯,”谌浩轩依旧淡淡地回着话,像是在陈述什么平常的事情一样,“我高考结束以后,父亲告诉我的。”


夏常安惊讶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你父亲……”


“以前的事情,我知道得也不多。”谌浩轩又解释道,“但是,那些事情搁在现在,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夏常安依旧震惊地瞪着他,回过神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是个AI,我不是人……从来都不是……”他激动地挥舞着手臂,“我被我爸妈瞒了三十多年!现在你又告诉我,你也早就知道了?!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谌浩轩?!”


“常安你冷静一点……”


“我怎么冷静一点!”


夏常安气得瘫坐在座位上,双眼瞪着,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一通喊叫之后,刚刚恢复了些的力气刹那间又被抽了干净。他盯着谌浩轩,那人竟还是一副淡然的,内心毫无波澜的模样。


一瞬间他竟有些恍惚,就像是回到了上高中的时候,坐在对面的谌浩轩怎么也不明白,他解释给他听的那些,大多数人会流露出的自觉不自觉的情绪,或好或坏的意图,以及需要被照料到的心情。


那种完全不被理解的,沮丧而失望的无力感,一丝一缕地蔓延,遍布四肢百骸。


 


“常安……”


谌浩轩开口,一下午都窝在实验室里工作,教学生,给研讨组开会,到现在还没喝上一口水,嗓子已经哑了。


夏常安朝他看过去,动了动手指,却没有真的把水杯推过去。


“我没有告诉你,是因为我不在意。”


夏常安去寻他的目光。


“你也知道我,以前的时候,听人说话都听不明白,


“现在有时候也一样。我是真的看不出那些弯弯绕绕,哪怕在别人眼里,都是些小儿科的事。”


话说到这儿,他还不忘说个笑话,“不过,有时候我也想,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绝望,也是别人面对数学的时候,会产生的感觉。


“所以我也就不想了,这不是都扯平了吗。”


 


“我不觉得,你是不是AI,有多么重要。


“在这个行业,工作了这么多年,做出人不该做的事的人,和比人更像人的AI,我都见过不少。


“若不是刻意调高阈值,暴露一些物理特征。我想很多人,是不能凭行为,来区分人和AI的。” 


 


“所以常安,”谌浩轩慢慢向前,身子伏在桌面上,他直接又坦然地把眼神对上了夏常安的眸子,一字一句地继续说着,“以前的事,如果你想,我可以陪你去查。


“但是其实,我不在意这些,我希望你明白。”


 


夏常安回看过去,两人维持沉默,静悄悄地用目光交流着。


他思考着刚才谌浩轩说的话,想起高中刚入学的时候,浩轩被其他同学孤立,尽管当时的那人并不真的会把这些往心里去,但回想起来,也依然是苦涩的吧。


他忽然间便明白了,为什么浩轩要一直强调“我不在意”。


此时此刻的浩轩,不想让他因为AI这个身份,感到不适,感到被排斥,被放弃。


那些他没有真正体会过的情绪,他曾不能理解的人类情感中负面阴郁的部分,他正全心全意地,要护着常安躲开。


 


包厢里依旧静默着,只有空调运转的声音,持续不断地响着。不自觉地,夏常安眼眶渐渐泛红了,他眨了眨眼,躲开谌浩轩的视线,目光偶然落在桌上的玻璃杯上。


他惦记着谌浩轩不太喜欢吃冰的东西,估摸着这柠檬水早凉透了,于是起身要走出去点单,却也被谌浩轩的话拦住了动作。


“常安,其实,我父亲告诉我之前,我就怀疑过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夏常安回头看他,浩轩竟也跟他一样,眼角处一片湿润晶莹。


“你啊,夏天的时候从来不嫌热,冬天也不嫌冷。什么电器都能鼓捣,”谌浩轩又朝空调努了努嘴,“还有你记不记得,有一次你三两下就修好了教室的空调。”


夏常安也被逗笑了,又笑又哭的样子特别傻,“你还记得啊。”


“嗯,”谌浩轩点点头,“我都记得。”


 


 



评论

热度(183)

  1. 儿子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妈SoulmateJk 转载了此文字
  2. SoulmateJk北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