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

just萌cp

《天梯》

夏至先森:

#推荐BGM《天梯》,重写版本#




#千玺视角,回忆录#




“如何找个荒岛,向未来避开生活中那些苦恼,如冬天欠电炉,双手拥抱,可跟天对赌。”




想起有一年中秋,应节目组要求在台上写字,惨白的宣纸晕开了墨,书瘦金体的“花好月圆”四字,机缘巧合与他一左一右举起,被拍进粉丝的单反里,美好的像一幅画。




画里的我们笑容缱绻,好像从此真的就能花好月圆。




那副字后来不知去了哪儿,你说千玺千玺给我也写一副我回去挂在卧室,我问你要写什么,你说还是花好月圆,后来行程匆忙忘了这事,直到现在还欠你这四个字,好像我们的感情,一度害怕缺了个好结局。




那年跳舞时你转身对我笑得灿烂,险些忘记舞步,那个时候不知天高,笑意在眼里藏也藏不住,或许根本也没有想过要隐藏。




“无论有几高,就如绝路,隔绝尘俗只想要跟你可终老,来跨出那地图,不需好报,都只想你好。”




有一年拍戏我们去教堂取景,站在十字架下我突然想起一句话,“在上帝的眼里,我们是罪人”。离我不远处你正望着十字架出神,少有的安静,我问你什么时候也信这个了,你说我不信,人只有在对前路把握不住的时候才会信这些,我不需要。




后来我才知道,上帝恨罪,但爱罪人。




我做过很多善事,小到喂路边的流浪猫,大到去做很多公益工程。坊间都传言我热心良善,只有我自己知道是在赎罪,尽管我也不信,我知绝大多数世人会谴责,但愿能积德换你喜乐。




“能共你沿途来爬天梯,不用忌讳中伤流言全捍卫,留住你旁人如何,话过不可一世,问我衣无愧,有你可失去我一切。”




有时候我在想,是不是遇见你已经花光我所有运气,以为往后的路都有你在身边,舞台的光太耀眼,逼得我眼里只看得清你一人。




上过舞台的人都知道,灯光一亮,其实什么也看不见,所以那些粉丝才会费尽心思做很大的灯牌,希望茫茫黑暗里我们能看见,希望我们会因此慰藉,好像这样我们就不是孤独一人站在舞台。




可我们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年轻时接受过很多采访,一年里大概有几十次会被问到有什么愿望,生日的时候才许愿,可我们已经回答了很多很多次,多到言简意赅地说,就我们还能在一起啊,一起变得很好很好。




我不知道怎样才算很好很好。小时候觉得喜欢跳舞,就要跳的很好,希望有一天别人说起舞蹈的时候就能想起易烊千玺这四个字,后来我做到了,个中艰辛哪怕是你也只能感同没有身受。




第一次把生日做成商演,我仍不愿辜负那些千里迢迢赶来的千万粉丝,亲自编舞剪歌,想做得很好很好。




其实上台前我的状态不是很好,练习的时候伤了腰,我不确定那个临时改的动作我能不能很好的完成,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带着不要逞强的劝告,彩排时你也在,坐在观众席第一排用口型跟我说加油。




你太了解我性子,劝告的确没有用,还不如信我,虽然我也不信我自己。




那个旋转的动作做完,我应该是酷炫的站在灯光阴影里,摆一个王者胜利的pose,虽然你说太中二了,但当时我的确腰疼得厉害有些发软,用了力才没有泄露表情,也许是我用力过猛,那些照片里我的眼神太过凌厉,甚至有些发狠,明明只要耍帅就好。




下一段音乐响起,我愣了大概有一秒,吊足精神凭本能在跳,明明是柔媚的女团舞,被我生生地跳出了干架的气势,眉皱得很紧,弯腰的时候甚至有些僵硬,但观众席掌声雷动,我想我还是骗过她们了。




一个人的舞台空旷寂寥,每一个梗我都接得小心翼翼,那些听在粉丝耳里可爱机智的话,其实在脑子里过了很多很多遍,所以一场下来浑身是汗。




十一月的月底,北京,我像过了一个夏天一样筋疲力尽,我瘫在沙发上,你靠过来抵着我的肩,问我是不是像用了掰钢筋的力气撕了一张纸。什么乱七八糟的比喻,但我听懂了,我知道你都懂,累得不想开口胡乱点头。




幸运的是垂下手能牵住你衣角,不安被击退角落。




“几多对持续爱到几多岁,当生命仍能为你豁出去,千夫所指里,谁理登不登对,仍挽手历尽在世间兴衰。几多对能悟到几多精髓,能撑下去竭力也要为爱尽瘁,抱紧一生未觉累。”




年少时我们不管不顾,在台前幕后都不知收敛,后来才知晓原来喜欢早就藏不住。




过多的镜头让我们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连带着我的喜欢都被推到台前被世人评判。




那段时间我们在镜头前笑意不减,心里荒凉一片。年轻时有勇气,一往直前直至头破血流,在深夜互相舔舐。




到了白天众人围追堵截誓要问个明白,请问你们是不是真的在一起了?




是又怎样?我跟你之间的事为什么要别人来同意?所有人都自以为站在道德的至高点就能肆意品评他人吗?




晚上整夜整夜的失眠,我问你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你说为了家人,为了喜欢我们的人。




我说听起来很棒,那我们自己呢?




你沉默,有些不知所措。




人如果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那跟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可我们依然为盛名负累,怕总有一天耗尽他人的喜爱从此被唾弃鞭尸,想想就脊背发凉,于是我们有意无意开始在人前避开彼此。




那时竟不懂世人的眼光又算得了什么,而后在灯红酒绿里浮浮沉沉才惊觉命都可以给你还怕世人做什么?




有一年我们录一期室外真人秀,要徒手攀很高的悬崖,录制前节目组跟我们说不行不用勉强,安全最重要。我恐高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所以这个不用勉强大概就是为我搭的台阶,你走过来偷偷捏我的手心,掌心黏腻被汗濡湿。




后来我还是上了,在你上方一米的距离,我怕的时候会下意识回头看,你在我就看不到离地多高。




你说别怕,掉下来我接着你。




你个乌鸦嘴,我就真的掉下来了。其实有威亚在放松自由落体不会受伤,可我太慌了,失脚的时候你还在我下面,我不敢想会发生什么。




凭本能胡乱抓着崖壁,耳边能听到风里夹着惊呼,然后被稳住,睁开眼才发现你吃力的单手搂住我,额角青筋暴起。然后我们被工作人员护着放下来,所有人都围上来检查我们的状况,你依然维持着搂我的姿势瘫在地上大口喘气。




你知道刚刚有多危险,你差一点就砸在那块凸出的岩石上,你要吓死我,如果我不在你怎么办?




你这样跟我说。




全然不顾周围那么多人,所有的摄像机都还亮着。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知道不能连你一起伤着。但我不敢说,因为我的手被崖壁划得惨不忍睹,指甲盖被掀掉,血混着泥触目惊心,我感觉到你在抖。




随行医生过来做了紧急处理,然后我被送去医院,十个手指八个被包住,我说完了,生活不能自理了。




你黑着脸骂我,说你还笑得出来。




那不然怎么办?哭给你看吗?讲真,十指连心的疼真不是假的,疼得我整个手臂都发软。




节目组说镜头会剪掉,但无法阻止追行程的粉丝的镜头,网上掀起轩然大波的时候我们俩在重庆的宿舍看电影,《咒怨》,很老的片子。




你推了通告照顾我生活起居,每天吃饭睡觉看你打豆豆,要不就是坐在客厅那块花纹繁复的很厚的地毯上看片,也不知是什么癖好,好好的沙发不躺,非要坐在地上挤在一起。




好像冬日里相互取暖。




电影幽暗的画面映在你脸上,明明暗暗看不清表情,我问你怎么办?




你说什么怎么办?




我说说不定楼下有人等着我们出门就扔鸡蛋。




你说现在鸡蛋很贵的,浪费粮食不好。




唉,你怎么这种时候还能开玩笑呢?




我们在宿舍没日没夜地窝着,哪管外面风浪滔天。成名以后第一次这么长的假期竟然被我们这样暴殄天物,想来还是有些可惜。




后来伤好,手上的疤未褪,第一次出席公开场合的时候你把我护在身前,旁人便变本加厉将话筒捅过来,你一言不发牵住我的手,用这种无声的方式昭告世人。




尔后无论发生什么再也不放开。




年少时早已深刻体会,万般责难皆有人一起承担,好像没有什么过不去的。




只是我们这般任性连累了一个无辜的人。他那样玲珑剔透的心思,比我们要早堪破这个局,他说这么多年的挚友,你们说对不起是不是太见外,小时候我们一起担过的罪名还少吗?那些都过来了怎么你们大了反而畏首畏尾?




知世故而不世故,他那样好的一个人,总归是有愧于他,你说这辈子咱们欠他的下辈子还要一起还。




兜兜转转我还能站在你身畔笑着看你,看遍你千面惊喜依然惊艳,时光不负我们年少相遇相知,但愿我们能相守。




玺亲笔。




~~~~~~~~~~~~~~~~~~~~~~~~
每每听这首歌都听出歇斯底里的意味来,总觉得有很多故事要说。



评论

热度(130)

  1. 覆辙。夏至先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