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

just萌cp

念念

Para:

王俊凯很怕易烊千玺两件事。一件是受伤,一件是冷战。这两件事往往同时发生,却不一定能同时结束。




他了解他的性子,很能忍,不爱说。




起初他总是要靠自己的观察力去发现他是不是哪里受伤了又瞒着他,是不是哪里很痛又一声不吭,所以“起初”的时候,他没少为他受伤这事儿黑脸。他生易烊千玺的气,气他总是这样,这样为了不让人担心的善解人意在他看来就是对他的不信任,不依赖,不把他当大哥,也不把他当做那个都已经浸浴在斜风冷雨中这么久了还是决定要一直一起走下去的人。




他生气,所以他打算不理他。




因为练舞摔青的伤口,轻轻一按那眉头就一皱一皱的,他在生气,所以扔了一瓶消肿喷雾给他就把被子蒙到头顶不看他;手臂上的疤明明没好还老是抠啊抠的,他生气啊,看着烦死了,就拿了软药膏塞到他手里然后走到一边闷头玩儿手机不说一句话。




不过这些都是小时候的事了。其实想想也没多小,就一两年前的光景而已,只能说他们长得太快。那个时候易烊千玺小小的,知道他生气了还会主动来扯他的衣角,糯糯地叫一句“喂”,王俊凯就不生气了,转而生起自己的气来……




你说人受伤了你还摆脸色是不是有病?受伤也不是贪玩是为了训练嘛,身为大哥的胸襟不能这么小是伐?




所以后来几个月他不怎么纠结易烊千玺受伤这件事,加上易烊千玺天天在他耳边灌输“一个好的舞者不可能不受伤”的观念,他也就习惯了,习惯他旧伤未愈新伤又添,习惯他总是摆摆手说没事儿。与其说他是习惯,倒不如说他是妥协。冷战管什么用啊,又不能降低他受伤的概率。那既然这样,自己要做的就是把“最好的准备和最坏的打算”做好嘛。




于是每次出通告的时候他的包里开始备上各种喷雾和药膏,默许他受伤,默许自己接受他受伤。等这样的默许久而久之成了习惯,冷战这种幼稚方式早就被他抛诸脑后了,加上易烊千玺长大了啊,早就不是那个操着少女音会软软地叫一声“小凯”的易烊千玺了,现在成天在他耳边没大没小地嫌弃“啊王俊凯你好烦啊”的易烊千玺他真的不想认吧。




可是当全员加速中那个道具实打实地打下来划出皮肉分离的伤口,以往见到的发青发紫现在变成流血缝针,他做好了最好的准备,却并没有预见到目前来说这个最坏的情景。




这个他习惯不了,他要生气了。


 




“诶你别和以前一样不说话啊,你看我缝针了,包扎了,血也止住了……”




“易烊千玺。”




“诶。”




“我什么都还没说呢你噼里啪啦的……”




“噢,那你要和我冷战的话告儿我一声。”




“wh——at——?”




“我好有个心理准备啊,比如说,冷战开始,这样。”




“……你有病吧。”




“不,我有药。”




“……”




王俊凯斜觑着只能用一只手戳手机屏的易烊千玺,气得从沙发上起来来来回回走啊走,边走边深呼吸。




易烊千玺被他晃得脑袋疼,“再走下去要变钟摆了啊老人家,摆摆摆——摆摆摆——”




“……你有毒吧。”




易烊千玺无奈放下手机,“So,你是要和我冷战吗?”




“冷战你妹,我现在只想打人。”




“……打我?”




“……猎人啊猎人,打猎人好吗!”




“……好吧,那我洗澡。”




“你别让伤口碰到水啊听到没有!”




“好啦。”




“还有!一会儿夜宵来了你点的那什么玩意儿不准蘸酱油吃!”




“……好……”




“滚去洗吧。”




“噢……不是,你拿我手机干嘛?”




“淘宝。”




“买什么?”




“看看有没祛疤的药膏啊。”




易烊千玺拿着浴巾斜靠在浴室门口,眼神淡淡的,“……这么贴心啊。”




“用你的卡必须贴心。”




“……太没有队友爱了,洗洗睡了。”甩着浴巾在那边忧桑地挥手。




王俊凯戳进一家天猫下单输密码,“我对你只有爱,没有队友爱OK?”




回应他的是“砰”的一声关上的浴室门。没过一会儿,易烊千玺探出脑袋敲了敲门,“王俊凯。”




“干嘛?忘拿什么了?”




“没,我就想说……你好烦。”




说完就立马关门缩回去免了一个扔过去的抱枕空袭。




王俊凯走过去把掉在地上的抱枕捡起来拍掉灰尘,冲着关着的玻璃门一声轻笑。




“傻小子。”


 


——


 


易烊千玺只怕王俊凯一件事,就是犯低血糖。冷战嘛,那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事儿,反正冷个三五七八天的,一黏一靠一推一拉,默契地恢复如常也就过去了。




不过怕归怕,他极少表现得很明显,至多眉宇间的沉重挥散不去,至多嘴唇抿得唇珠都看不见。他不会去提,不会去多说什么,因为他了解当事人并不乐意。男孩子嘛,谁喜欢成天被人当做病怏怏的小苗呢,王俊凯可是要长成参天大树的人呢。




可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更怕,比起看到王俊凯体力透支时候的苍白脸色,眩晕时候湿哒哒贴在脸上的刘海,他更怕心底里那份不知为何生起的恐慌的念头——他怕他就这样苍白到透明然后消失了。




这样莫名其妙的念头他很讨厌,他本不应该放任自己这样依赖一个人,自己也不是容易依赖的人,或者说是害怕依赖吧,宁愿依赖于死物,各种熊这类,也尽量避免去依赖一个“人”。熊又不会走,可是人呢,人的变数何其多啊。不过就算他现在对王俊凯患失至此,就算这个人或霸气或傻不拉几妥妥的一个精分多变体,可至少当下在他眼里,王俊凯带给他的安心感并没有改变,反而有种日积月累愈发厚重的趋势。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习惯的。习惯他在他身边,习惯他的视野范围内一直都有他,他不看他的时候他知道他在笑,他看他的时候他笑得更傻气。如果有那么一天他看不到他的话,那他是不敢想的。




当然这些想法易烊千玺是不会和王俊凯说的。他不爱说是一回事,觉得矫情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他觉得没必要,他觉得王俊凯是懂的。以前或许还会趁着冷战自我厌弃洗涤心灵,现在只觉得冷战太伤人心耗费感情。互相别扭着能解决什么问题,还不如压在床上挠一顿痒痒呢。




现在他学聪明了。他不会不说话,但是会传达出他的担心。简单明了地表现给王俊凯看,我会担心你,但是我不会阻拦你,前提是你要保证好好把自己照顾好,我也会看着你。所以拿到全员加速中的邀请函的时候,易烊千玺听完了整个节目录制流程,啥也没说,直接喂给隔壁沙发的王俊凯一个眼神。


 




“你OK?”




王俊凯郑重地点了头,比了个“OK”。




 


那就是OK了。




就像挑战不可能那档节目一样。




会发生意外没错,人无完人没错,他们都有弱点,但都不是弱者。




何况王俊凯还是那样骄傲的人,那他要做的是什么呢,他要做的就是保护好他的骄傲。该劝的时候劝,劝不住了就一起走呗,没什么大不了的,一直在一起的话有什么可怕的,只要不会看不见他就好。




但事实证明“看不见他”还是会发生的。连着两次看着他被猎人抓,明明上一秒还在一起跑下一秒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他很清楚这只是游戏,然而他当真了,他慌了,很真切。


 


——


 


终究慌乱还是被疲惫敌过去了。




两个人在回酒店的中巴上不约而同地一人占了倒二排的一个位置而不是像以往一样坐在一起靠在彼此肩膀,把腿靠伸在座椅上,脑袋抵着车窗,也顾及不了什么偶像包袱,沉沉睡了过去。




一觉睡到酒店天色都已经不知今夕何夕,易烊千玺拖着捯饬得快断了的腿回了房间,迷迷瞪瞪地拿衣服准备洗澡。走到浴室门口又想起什么来,回到茶几边上划着手机戳戳戳,戳完了才又踢着拖鞋钻进浴缸。泡了有一个小时左右,他擦着头发出来,透过毛巾和发丝看到不知何时潜进他房间还躺在他床上的人的感觉简直惊悚。




“……是想吓死谁噢。”




“吓你啊。”王俊凯笑嘻嘻地用手撑着脑袋侧过来躺着,另一只手晃着易烊千玺的手机,“你买祛疤的药膏干嘛?”




“……觉得挺有效的就备着呗。”




“可是收件地址是我家诶。”




“……给你备的不寄你家寄我家?”




王俊凯愣了一下,坐直了靠在床头,“承认得这么快都不傲娇一下让我调戏一哈很不好玩啊易烊千玺。”




“……你干脆改名叫王伯通好了。”




“王伯通什么鬼明明是周伯通,”身为大幂幂版神雕NC粉必然不能忍,“诶?周伯通?那不是老顽童吗?”




“对啊,”易烊千玺飞快地眨动眼睛,贼笑贼笑的,“老——顽——童——”




……




王俊凯放下手机就要把爪子伸向易烊千玺的脖子。




“诶诶诶别搞别搞,我要吹头发了。”




“噢!”




听到他要吹头发,王俊凯就在身后垫了个枕头靠着,一只手拿着手机刷《我是证人》的影评,另一只手开始顺易烊千玺的头毛。但凡他们一起出活动的时候都会这样,仿佛是约定俗成。他会像揉小宠物一样揉松他的头发,他只管拿着电吹风一心一意地吹就好。原因大概是易烊千玺不怎么喜欢吹头发,总喜欢把它晾着自然干。王俊凯怎么可能由着他呢,晾着晾着晾出偏头痛可咋整,好歹也要吹到半干的程度才行。




“啊……”易烊千玺拉下王俊凯的手虚握在手心里,坐床上出神,呆呆的很懵,“每次吹头发都觉得头发要焦脑袋要熟……”




“噗嗤,你是傻吧。”王俊凯捏了一撮易烊千玺的头发捻了捻,“半干了诶,走吧,到阳台冷却一下哈哈哈……”




易烊千玺白他一眼,“你也是傻吧。”扔了一件浴袍过去,“晚上风大。”




然后两个人迅速上线拼椅子的技能,熟练地把房间里的椅子搬到露台拼成躺椅,一人躺了一边,晒着星星开始谈天说地。




“好累啊跑的。”




“是啊……我肉都在跳。”




“小腿肚子那儿吗,我也是!一跳一跳的。”




“你腿怎么样?今天被刮的那儿?”




“没事啊……就是有点痒。”




“你别去抓啊。”




“知道知道。”




“辣啊酱油什么的,你也少吃吧最近。”




“嗯……等你买的药膏到了我会记得涂的。”




易烊千玺转头瞪他,“你怎么这么烦。”




王俊凯瞪得比他还大,“明明你也很烦好不好。”




“还不是跟你学的!”




“好好好好好,嗯,随我哈随我。”王俊凯双手枕在脑后,看着远处一闪一闪的广告牌,“啊我觉得黄妈的嗓门真的太大了吧,她一吼我就忍不住想笑你知道吗。还有大张伟哥哥的京片子,也太溜了,我昨天睡前在脑补,脑补他念《离骚》,那画面哈哈哈哈……”




“……难怪你睡相不好,成天睡前都在脑补这些。”




“……你滚。还有晓明哥……”




易烊千玺调整调整姿势,嘴角噙着笑听着身边的人在念念叨叨念念叨叨。




城市的夜空鲜有星星,他只能看着移动得极其缓慢的流云,看着看着竟有点神情恍惚。




“王俊凯。”




“昂?”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很久了……”又转过头瞪他,“不准说爱过不约!”




王俊凯刚张开的“啊”瞬间就变成了“O”,“……噢。”




“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念下来刚好一秒的?”




“这个啊……”




“不准说‘你猜’!”




“……”




王俊凯清清嗓子,“就,韩国回来以后你不是闭关吗,隔得老远就很想你啊,又不好吵你。有一天你特别早就说了晚安记不记得,可是我那天中午睡多了结果晚上失眠。我总不能把你喊起来陪聊吧,就躺床上看手机上的钟在数羊,我数着数着吧就数成了羊羊,我一想,诶?烊烊?烊烊诶。然后我就开始念易烊千玺,易烊千玺,易烊千玺……念一次秒表就跳一次,我好惊喜啊,结果就……太惊喜睡不着了……此处应有手动再见呵呵呵呵……”




“你……”易烊千玺头发的温度是下来了,脸上的温度却上去了,“我说你怎么能把‘就很想你啊’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




“那不然我还得说得多欲说还休啊,你干嘛,害羞啊?”




“……我就想说,难怪那段时间我耳朵老是又红又烫的。”




“……你怎么不觉得是我在骂你傻呢?”




“那必须不能,肯定不能。一定是想我啊。”




王俊凯斜他,“嘶——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不要脸昂?”




易烊千玺也斜他,不过是笑盈盈的,“因为我只要你啊。”




“………………”




那谁以牙还牙道,“你干嘛,害羞啊?哈哈哈哈……”




王俊凯伸手过来掐了一把那谁的腰,“你真的烦死了吧!”




一直左左右右掐到易烊千玺笑得都快从椅子上跳起来了他才也笑得傻傻的放手。两个人静静地躺了会平复呼吸,连带着周围的气流也停滞下来,夜风温柔,安安稳稳。




“哎……其实我很经常念你的名字的,特别是最近……”




良久以后王俊凯忽然来了这么一句,易烊千玺脑子一白,脱口而出,“……你别闹啊。”




“我讲真的啊……”王俊凯揉揉眼睛,把手枕在脑后,“我最近总有一种感觉,远的事情记得很清楚,近的事情却模模糊糊的,你问我今晚吃的什么我可能都要想想……我还觉得我们已经出道很久了,我们也已经认识了好多好多年,那个向上吧少年好像发生在十年前一样,但是我记得很清楚啊,不像今年的一些事情,如果没人提醒我我可能真的想不起来。然后我就在想……要是照这样下去的话,离我最近的就是你了,我要是有天把你给忘了那怎么办,那肯定不行啊,那多念念你的名字就不会忘了吧……”




“……你想的都是些什么有的没的。虽然……这种感觉我好像……好像也有……”




“是吧!真的挺可怕的。一个人把另一个人给忘了,那个人却没有,那那个人会很难受的吧。反正我是会很难受的,想想就窒息的那种,我才不要你难受。”




“……”




“哎不过,好像也没什么办法能解决这种问题。只有一个人拼命记得有什么用,忘都忘干净了,他又不知道你记得。这样单方面的想念好像没什么意义……可是控制不了啊,控制得了的话应该没人会做这种没有回音的事情吧。所以到最后……应该是两个人都忘掉了……”




易烊千玺消化了一会儿,越听越不对劲,“……我怎么老觉得你是在抱怨我闭关的时候没咋鸟你呢?”




王俊凯作势又要上手来挠他,“哥难得深刻一回你不破坏气氛是会屎啊?!”




易烊千玺往里缩了缩,卖着乖,“好好好……那我问你啊王俊凯,那天我手划拉了一大口子,鲜血直流的,你什么感觉?”




“昂……”王俊凯眨眨眼睛,睫毛垂垂的掩去了情绪,“很疼啊……眼睛看着就觉得疼,心里也…也很那啥,缝针的时候就别说了,感觉跟我自己被割了一道一样……”




“可是你没怎么表现出来对不对,虽然还是很啰嗦,提醒我这个不要碰水那个记得换药,但是比以前镇定多了,又或者……你是一直很镇定的……在人前。”




这样严肃的易烊千玺王俊凯摸不准他想说什么,“可是我……”




他转过头望向他的眼睛里,“可是你在担心我知道,我看你的眼睛就知道了。”而后又转了回去望着远处,声线变得飘忽遥远,“那你知道我的感觉吗……在看到你被猎人抓,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刮到破皮出血,还有上次去央视录节目的时候你从高台上掉下去摔到海绵垫里,还有年初的麦咭……”




“千玺!”




他必须打断他了。他如数家珍的这些每一次都是他忽然消失在他面前的每一次,是很没有安全感的每一次,是他不想他去回忆的每一次。




你看人多矛盾,想要他记得,又想要他不记得。




易烊千玺侧过身来,手枕在耳朵下面看着王俊凯,“你知道我的感觉吗?我的感觉和你是一样的。你摔了就和我摔了一样疼,你觉得眩晕的时候我心里也很……嗯,就那啥。虽然说百分之百的感同身受不切实际,可是我觉得我们俩……好歹也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吧。至于剩下的那百分之零点一……表面上都表现得特爷儿们的原因,都不说我很担心你的原因……”




他伸出手,眼睛亮亮的,“你知道的吧。”




王俊凯也转过身来侧躺着,默然看了他一会儿,也伸出手握住他的,很用力。


 




“因为你是我的骄傲。”


“因为你是我的骄傲。”




 


异口同声。


 


王俊凯一个没绷住,笑了。易烊千玺就反手用力地拍了他的手背。




“所以啊,根本就不需要担心谁会忘了谁的。说的话啊,做的事啊,还有那些想念,我感觉得到的你也能感觉到,你能懂的我也能懂。我们是一样的,不是单方面的,也不会没有回音……




“总而言之呢……”




易烊千玺一个翻身坐起来,蹲在王俊凯面前正对着他的脸总结陈词。




“你不会忘了我的,我也会,一直记得你。”




“千……”




还没给王俊凯感动得稀里哗啦的时间,他就一巴掌拍下去打了他屁股,“好啦,知心哥哥时间is over,快滚回你房间睡觉……”




王俊凯老大不情愿地在不宽的椅子上滚了两圈滚了起来,“不——想——滚——昂——诶?你没带KUMA是吧是吧是吧?”




“……你想干嘛?”




“嘿嘿嘿……”他搭上他的肩往房间里走,边走边搂,“你说你没带熊你抱什么啊,你不抱东西睡不着啊,睡不着明天就跑不动啊,那我……”




“可是我带了附中的那只吉祥物熊诶……”




“……易烊千玺。”两人迅速分开,面对面站着。




“干哈。”




“冷战吧。”




“噢,这次要多久啊请问?”




“呃……就念到八烊千玺好了。咳,开始了昂。一烊千玺,二烊千玺,三……”




……




 


——


 




我们永远念念不忘。




 @就不能再吃一碗吗 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779)

  1. CHg就不能再吃一碗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