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

just萌cp

21天[Last]

Para:

D1 D2 D3 D4 D5 D6 D7 D8 D9 D10 D11 D12 D13 D14 D15 D16 D17 D18 D19 D20




【Day21】


 


[你是我世界起点 我是你荆棘冠冕]*


 


闹钟响到第三遍的时候,王俊凯把它按了。易烊千玺卷着被子蒙着头,转到另一边去。


 


他俩很少住一起,但凡一起,闹钟总是王俊凯上。


 


王俊凯抬起手臂遮了眼睛,心里倒数三下之后下决心坐了起来。他甩甩刘海,想不起昨晚做的梦,几个画面拼不到一起,就和泡沫似的,刚碰到一起就“啪”地消失不见。也无谓去想,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想起来了也说不定。


 


他挺想想起来的,因为那好像是个好梦。


 


转个头去把易烊千玺的被子拉下来,鬼知道对方是哪来的坏习惯总喜欢这样。但他没去叫他起床,以往出通告住酒店,他是最难叫起来的那一个。


 


其实要看叫他的是谁。


 


王俊凯不会说一不二地叫他,而是预留好再不起床真的会迟到的时间,他清楚他起床之后洗漱收拾的速度,于是那个为他留出来的空档都是不紧不慢还能把他的起床气降到最低。


 


睡饱了的猫怎么会向你张牙舞爪呢,不会的嘛。


 


所以他们都不懂,为什么易烊千玺这么难叫的主儿,在王俊凯这儿都不叫一个事儿。


 


也有少数帮他挤牙膏热牛奶这类的时候,那是极少,就像他极少控制不住除却肢体触碰之外更进一步的亲密。那份咬在易烊千玺锁骨上的温度,他自己都不知道在心底哪个深处藏着,藏了多久。


 


或许很早,或许又只是他在他面前弹着吉他唱着歌的那瞬间,迸发而出的最原始又最诚实的冲动。


 


再多的反倒不急了。


 


他弯腰趴在易烊千玺的身上,他喜欢这样,喜欢对方裹着的薄被是他家里惯用的洗衣液味道。


 


其实易烊千玺已经醒了三四分,就是舍不得窝在被子里的舒服,身上这只皮卡的重量和被褥间令人安心的气味,都给他纵容的理由,像秋日果实的丰收与香气,带来的从来都不是负担。


 


“十分钟以后要起来咯。”


 


没有亲吻,没有拥抱,没有多余的任何一项动作,只是当作彼此的归属一样靠着依恋,用眼神梭巡他将醒未醒间最无害乖巧的模样。


 


易烊千玺勉为其难睁了下眼睛,见王俊凯打了个哈欠却已然清醒,带着清早浓浓的鼻音,“嗯”了一声。


 


他是个乖小孩来的,在他面前从不赖床。


 


——


 


关掉飞行就进来胖虎的电话,爸妈在睡易烊千玺没起,王俊凯披了件外套到厅里接。


 


“20分钟吗?够了。没……他一会儿就起来。早餐啊,我想想……牛奶吧还是,不要豆浆。然后叉烧包,煎饼……茶叶蛋吧,多买几个,怕他不够吃。嗯……好,停楼下,对。别按喇叭,给我响两声电话我就知道了,我们要是收拾好了就先下去等。好,拜。”


 


挂掉去洗漱,洗手间里的夜灯终于功成身退。


 


易烊千玺轻手轻脚从房里出来,就看着洗手间里的光和人。天没大亮,厅里也没开灯,黎明时分的静谧和暗,让他想起小时候那段赶早上培训班的时光,好像回到了家。


 


那时还没有弟弟,匆忙出门会撞到同样匆忙的小姐姐,干裂的指尖是每晚钢琴声的勋章。


 


王俊凯的手也是。他突然想由衷地问一问,她有没有像他们一样坚持到现在,他也很由衷地希望,那些在深夜里陪伴他的琴声,能流淌到很远很远的以后。


 


“嗯?十分钟了?”王俊凯漱完口,才发现站在门口的人。


 


易烊千玺走进去,空间充裕,两个人偏要肩并肩地挤在一起。


 


“没有……听到你打电话,干脆就起了。”他捂了把脸,“谁电话?”


 


“胖虎,说20分钟以后到。”


 


“20分钟……那够了。”放下手,接过王俊凯递过来的东西,怀疑自己没醒多瞅了几眼,看清了后撇嘴,“你让我用洗面奶刷牙啊?”


 


王俊凯这才把牙膏换了过去,得逞地笑,“看你到底醒没醒。”


 


“……你很烦。”


 


挤了牙膏开刷,镜子里的另一个人洗完脸正发呆。易烊千玺也不管嘴里都是泡沫,含含糊糊地问他想什么。


 


王俊凯听懂了,边盛盆热水给他,边若有所思地答,“我想起来我昨晚做的什么梦了……”


 


“啊……”刷完试着刚好的水温,易烊千玺也想起来昨晚发生了啥,“我还想问你来着,昨晚梦到什么了笑得那么开心。”


 


“……我笑了啊?”


 


“对啊,吓我一跳,可傻了。”


 


“……”这就很,尴,尬。


 


“诶又不是没一起睡过有什么呀。”


 


“……”王俊凯眨巴眨巴眼睛,“你这话很有歧义的好吗易同学?”


 


“……”懒得理他,“你到底梦到什么了吧?”


 


“也没什么……就是梦到我们第一次见的那个选秀。”


 


他不是第一次梦到这个场景。彼时的那个梦里,小橙帽和大背头面对了面,一句话没说,消失在街头。不知道对方的姓名,茫茫人海中也找不到对方的身影。


 


而昨晚的这个梦里,小橙帽可勇敢,不怕生,站在大背头面前比身高。


 


“这里就你比我矮,所以你比我小吧?你叫什么名字?”


 


大背头警惕又委屈,不知道这打哪儿冒出来的傻子,长得高了不起噢?


 


……是了不起。


 


那个时候他声音还像女孩儿,细声细语又字正腔圆,“我叫易烊千玺。”


 


“我叫王俊凯。”他朝他伸出手,“一会儿要加油噢。”


 


大背头愣了愣,犹疑地把出汗的手也伸了过去,不好意思的情绪在交握的瞬间,感受到对方手心同样因为紧张而渗出的湿意全消散干净。


 


他笑了出来,“你也是。”


 


他那时不知道在他嘴角很可爱的两个点叫梨涡,他那时已经觉得这小哥哥的虎牙好像是件很厉害的杀器。


 


不过现在易烊千玺觉得自己当年眼瞎,杀什么器……分明就是傻气,不然怎么又没头没脑地搁这儿傻笑。


 


“……你又笑什么呢……”


 


王俊凯收敛笑容却收不回笑意,“没,就想起来听人说过,梦里见到的人,醒来就要去见他。”


 


易烊千玺当然知道他梦到了谁,淡定道,“我不就在这儿吗。”


 


“不是,我还没说完。那这样类比的话,是不是意味着梦里去的地方,醒来就要去一次?我们好像都没想过要回去。”


 


易烊千玺却无比认真毫不犹豫,“不行。”


 


“……啊?”


 


“我记得我妈说过,有些地方是不能回去的……回去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那个礼堂就是那个地方,一切开始的地方。


 


王俊凯失笑,“你还说我迷信呢?”


 


“你不也说过有些迷信不能不信。”


 


就像海鸟与鱼,可能飞蛾扑火没有好结局,过于沉湎过去,也可能把整个人生都留在过去里。新世纪的少年其实没有什么迷信,只想要无畏去爱,又永怀对爱的敬畏去珍惜和捍卫。


 


谁说终点不重要。


 


“那就不回。”王俊凯望着镜子里的傻傻两个人,“人要向前看。”


 


“嗯。”


 


易烊千玺很重地点一下头,对自己,对身边的这个人,也对梦里终于握上手说上话的两个小朋友说,“要往前走。”


 


——


 


行李没有多少,人手一个背包。易烊千玺想把缠一起的耳机线塞进去,就被王俊凯拿走孜孜不倦地战斗。


 


他已经习惯他无药可救的强迫症,便从善如流去把乱糟糟的床铺回归原位。


 


“诶,我昨晚挤你了吗?”


 


“没有。”王俊凯认真解着结,“你抱我了。”


 


“……我就说让你再拿个枕头给我吧。”


 


“……我傻的吗让你去抱枕头?”开什么玩笑。


 


“……我下次一定要记得带熊。”


 


“你带啊,”两根耳机线总算分道扬镳,他活动活动脖子,“带了我就扔出去。”


 


……这就是找练呢。易烊千玺抄起枕头要把王俊凯的头发弄乱,王俊凯呢,抓准时机去挠易烊千玺的腰。大清早的,权当热身操。


 


“扔了我再给你买嘛,急什么。”挑衅的那个顺势搂着他的腰笑嘻嘻。


 


“……钱多。”被挑衅的另一个气呼呼,站起来从包里拿了一套衣服扔过去,“穿这个。”


 


王俊凯才反应过来身上穿的还是睡衣,“……你还管我穿什么?”


 


“你都管我睡觉抱什么了我还不能管你穿什么?”


 


“……”也不带顾忌的,大喇喇地换衣服,换完站在全身镜前一照,感觉和那人成了一对双胞,“这配色……”


 


其实是微博上高级的couple装。


 


可是易烊千玺嘴硬嘛,一定要在他说出什么大实话之前抢白,“这配色很和谐啊。”


 


“噢——和谐——”王俊凯不拆穿他,只吐槽,“你是要坐动车吗?”


 


“……”


 


易烊千玺真的不想理他,又忍不住笑出来。传说中感情里最动人的暧昧试探没有在他们之间存在过,只有心照不宣的陷阱让人跳得心甘情愿。


 


蹲下来最后检查一遍背包,暗格里露出来的红绳提醒他一件很重要的事。王俊凯一回头就见他在打量自己的房间,好奇宝宝虽然可爱,但是这么熟了就显得很不科学。


 


“你找什么吗?”


 


易烊千玺锁定了目标,咬咬唇说,“那个玻璃橱柜里放的……都是很重要的东西吧?”


 


“对啊。你送的手办,粉丝送的绝版专辑,还有……你的那张欠条。诶,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给我写信?”


 


“……反正不会让你等到天荒地老的。”低头把和自己手腕上一模一样的红绳递过去,“那个……这个是我妈编的,我就拿了一条过来。戴你肯定是不能戴出去的,放包里的话我又怕丢,你自己放柜子里头,镇家宅应该法力不够,保个平安还行。最近发生这么多事……你就好好收着吧。”


 


他没接。


 


只盯着红绳,再盯着易烊千玺的手腕。他有过很多次想要牵住他的念头,除了出于那个藏不住的原因,更多的是试图抚平他手上的青筋。他想,曾经从那只手里得到过的默契和力量,是不是可以还回去,再融汇在一起,去共同抵御他们面对的所有恶意和伤害,甚至……就让他在他身后好了,虽然他知道他不会的,执拗地总要和他站在同一条线上。


 


只不过他没想到,除此之外,他还要给他一个“平安”。


 


巧的是,这个“平安”他也要给的。


 


“你想什么呢?”


 


王俊凯沉默太久,易烊千玺伸着的手都酸了,不复以往的纠结心思,就要直接往人手里塞。结果那人转身从抽屉拿了什么出来,然后两个人就像三岁小孩儿,上演交换礼物的戏码。


 


王俊凯接过红绳,把平安符放到易烊千玺手心里,再把柜子打开,一圈一圈,绕在路飞的左手腕上。


 


易烊千玺一直在身后看着他,手心里的那个平安符还有残余的温度和寺庙里的檀香。而王俊凯什么也没说,珍重地关上玻璃柜门,走过来抚上他的后颈带着他往前,再看着他把平安符小心翼翼放进暗格里,笑得很乖。


 


突然就感觉没什么好怕的了。那些不放心,牵挂,都跟着红绳和平安符有处安放。


 


有它替你在重庆保佑我,有它替我在北京守护你。


 


就算没人知道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神,又到底能不能给自己和爱的人庇佑,但或许其实,神就在身边呢?


 


——


 


准点上了胖虎的车,两人窝在后排吃早餐。易烊千玺瞅着自己的两个茶叶蛋,又去瞅王俊凯的。


 


“干嘛?”嘴里嚼着包子,脸也成了包子。


 


“你就一个吗?为什么我是两个?”


 


“你不是一直都吃两个的嘛,我还有别的。”


 


易烊千玺想了想,剥了蛋壳,“一人一半吧。”


 


“不用——我够了。”


 


“不是……”易烊千玺喝着热牛奶,慢悠悠地说,“我以前上课,有时候来不及了,就在校门口的小卖部买早餐嘛。那老板是个老爷爷,他每次都会给学生两个茶叶蛋。他说,成双成对才能平平安安,如果另一个分给别人吃,那那个人也可以平平安安的。我们一人一半的话,就一样平安啦。”


 


王俊凯认认真真听,没有生出反驳的想法,而是愣愣的,“可是……我有红绳了昂?”


 


“……这种东西还嫌多的吗?你吃不吃?”


 


王俊凯见他一副不吃就要咬人的架势,老实点头,点一半停住,“不是,我这一半咬下去你怎么吃?”


 


易烊千玺没脾气了要,“……我不嫌弃!你快点儿。”


 


就凑过去,刚张嘴对方的手又往回缩。


 


“……我都要吃了!”


 


“车转弯呢!一会儿吃到鼻子里去了,吭哧吭哧的。”


 


“……你当我是猪吗?”


 


“……哈哈哈哈哈——”易烊千玺愣一秒,脑补画面笑得不行,又随着转弯失了重心,整个人都倒在王俊凯怀里。


 


前头胖虎从后视镜里看着,也笑呵呵的,腮帮子都在抖。


 


然后他看见王俊凯终于吃到了。


 


然后他听见这两位祖宗在聊些有的没的。


 


“我跟你说,那棵树就是我上次拍给你看的那棵,看见没有?”


 


“你就忽悠我吧,多久了都,你还能认出来啊?”


 


“……”你咋这样。


 


“不过我跟你说我真的好想爬树啊。”


 


“你就想想吧,一个人怎么爬?”


 


“为什么一个人不能爬?”


 


“你一会儿下不来谁救你?”


 


“我为什么下不来!”


 


“呵呵呵好好好,你爬你爬,下不来别哭啊。”


 


“……”


 


“诶那个那个,那家店,我就是在那儿做的蛋挞。对了,好不好吃啊?”


 


一点头,“好吃。”


 


“看吧,哥哥我还是很有天赋的。”


 


“……跟你学做菜吗?”


 


“对啊对啊。”


 


“我妈说,她打算等双十一时候买个烤箱。”


 


“烤蛋糕吗?”


 


“不知道……我都不忍心打击她,我老觉得她能烤块儿炭出来……”


 


“……”


 


胖虎又听得直发笑。


 


窗外飞驰而过四月春意盎然的好光景,不再黏腻潮湿惹人生厌。两个人也无畏流言谈笑得孩子气,手臂紧挨着手臂,一起踏进银河里,伸手一抓,周围全是星星。


 


嗯,大明星小朋友嘛,要飞啦。


 


——


 


彩排结束在深夜。


 


王俊凯戴上帽兜,躲过之前没躲过的炮姐,偷偷溜了出去。


 


他回到彩排现场,迈着长腿走上舞台,在边缘坐下,正对着台下空无一人的席位。


 


他细细看着,由远及近,再从下往上,好像只要仰起脖子就能望见星空。


 


他想到就在刚才的彩排。


 


人声嘈杂,人影攒动。自己站在舞台中央,握上立麦,话筒里传出回荡很久的“喂”,是他的声音,又不是他的声音。


 


那一瞬间,他什么都听不到,什么也都看不到。


 


过去简陋的练习室,一个人参加的比赛,很多个开口唱歌之前的“喂”,突然历历在目,又很快消失不见。


 


并没有想抓住什么。


 


因为如今那个唱着不要改变的小男孩,要再一次唱着他光芒万丈的十五岁,去告诉所有人他对梦想从未变过的虔诚。


 


然后他听到脚步声,再看到一个人,就这么出现在他的感官里。


 


和彩排那时一样,明明被歌声隔绝得仿若真空,偏只让他闯了进来,搅乱气流和心跳。


 


也像两年前的重逢,三声过后敲开一条缝,彼时他以为不过是一扇门,哪想到是整个世界。


 


当时他站在门口不敢靠近,而刚才他就站在台下,站在座椅背后,静静听他歌唱,给他微笑和专注的光。


 


现在他摘下口罩,笑出狡黠的卧蚕。


 


——来了吗。


 


当然不是跟着王俊凯来的,只是在敲定演出服之后一转头不见人,奇怪之余稍微想想,易烊千玺就顺着心意摸了过来。


 


一步一步踩在场馆内的地板上,细微的回响只有自己能听到,像舞蹈的节拍,音乐的鼓点,还有走向未来的,一级又一级台阶。


 


他离那个舞台越来越近,却在半途停了下来。


 


刚才他就在上边儿跳舞,起初有dancer,后来一个人。穿着最简单的衬衫,没有使出全力的省电mode,惹来好多好多人驻足。


 


不过他看不到。


 


恍然间他只看到一对翅膀,独自徜徉在大小舞台。被赞扬过,也被否定过,甚至被人说破他有多不快乐。


 


然后那对翅膀收回去,藏起来,带着已经愈合的伤口,固执走下去。走到羽翼渐丰,走到再没人能阻止他高飞的今日。


 


但是在还未走到之前,何尝不是固执得很天真。


 


好在还有一个和他一样天真的人。那个人就坐在台下,眼中装着一如既往的热烈和骄傲,傻傻望着他笑。


 


他看到了。


 


——你为什么来这里。


 


两年前的这个时候,他这么问过自己。


 


而现在他又看到了,看到台上孤坐着的人影。


 


他继续向前,没有半分犹豫和害怕,他知道在那儿的是谁。


 


就算被黑暗重重包裹,也独独有光。


 


还能有谁呢?


 


“上来。”


 


王俊凯朝他伸手,易烊千玺拍一下,又用力握住,借力一撑也坐到台上,两条腿留在外面晃啊晃。


 


“你在玩儿捉迷藏吗?”


 


王俊凯笑了,但没看他,“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我找东西很厉害的。小时候玩儿捉迷藏,只有我找别人,从来没人能找到我。”


 


“是吗,那等什么时候玩儿一次,看我能不能找到你。”


 


“好啊。”


 


易烊千玺收回腿,盘坐着,遥遥望着会场深处,王俊凯也是。


 


“你在看什么?”


 


“看舞台……”


 


“看很久了吗?”


 


王俊凯吸吸鼻子,“是想很久了。”


 


易烊千玺转头看他,听他难得语速放慢的音调,好像是从旧时光里走出来的少年。


 


“你知道吗,我想这么做很久了。想看看散场之后的舞台,我知道那一定和开场之前不一样。但是以前跑比赛太匆忙,拎了行李赶车,都没机会。有一段时间我以为,不会有机会去看到这样的舞台了。可能会好好上学,再考个大学,参加什么十佳歌手大赛,在迎新跨年什么的结束之后,去看散场的学校礼堂。后来……后来我也没和人说过,感觉没人懂吧哈哈,我也解释不来这种感觉。”


 


夜风吹过易烊千玺盯着他忘记眨过的眼睛,有点儿泛酸,他眨了一下,慢慢儿开口,“你知不知道我上次这样看舞台是什么时候?”


 


王俊凯眼睛亮了,“你看过?”


 


“不然我怎么会来这儿。”


 


王俊凯又低头绞着手指,“那个时候肯定没有我吧。”


 


“没有那么远……不过你确实不在,就是去年欢乐谷。”


 


“啊。”他记得的。


 


“那天拿冠军,结束了我就一人坐台上。看他们收拾,打扫,还有其他舞社的人。拿奖的在说,晚上去哪儿撸串儿,没拿奖的也在自拍,在说要去哪儿high。我记得那天北京风很大,天气特别好,棒棒糖都很甜。等人走的差不多了,我都还能听到我跳过的音乐。所以我知道你什么感觉,看过散场之后的舞台……才能更完整一点儿,也能保持清醒。”


 


“对,就是这样。”


 


完整去看过去的好与坏,再清醒去看当下和未来,不卑不亢,每一步都走得稳稳当当。


 


“你刚才……一个人跳舞的时候,什么感觉?想到嘉禾了吗?”


 


“不止,想到很多。感觉……说实话吗?”


 


“当然实话。”


 


“很爽。”


 


易烊千玺向上望着场馆顶端,看到一幅巨型地图缓缓展开,有一望无际的深海,有滚滚不息的岩浆。


 


“就好像全世界都是我的……你呢,一个人唱歌,什么感觉?”


 


“特别爽。”


 


王俊凯双手撑着地,在那幅地图里看到无尽苍穹,无边燎原,山岳之巅还挂着颗月亮。


 


“就好像……能听到宇宙深处的回声。”


 


“嗯……我也听到了。”


 


“不过我最想唱的不是这首。”


 


“我知道,我最想跳的也不是Good boy。”


 


“我也知道。”


 


两个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笑了出来,又各自转开,笃定地继续去看这个世界。


 


“但是总有一天。”


 


“嗯……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你会唱着自己写的歌,总有一天你会跳着自己编的舞。


 


“那等到了那一天,你给我写的歌编舞好不好?”


 


“好啊,老规矩,一段儿五块钱。”


 


“……”


 


“干嘛——真到了那一天我可是很贵的,只收你五块钱,打了零点几几几的折好吧。”


 


小嘚瑟鬼,王俊凯笑着点头,“是是是,可贵了,我也很贵啊。”


 


“对啊,说不定我还得自掏腰包贴钱呢。”


 


“……不要你钱。”


 


“那你要什么。”


 


“要你。”王俊凯顿了顿,带着灼灼目光,“给吗?”


 


当他怕的吗,易烊千玺直对上他的眼,“你敢要就行。”


 


王俊凯一愣,随即留了个后脑勺给他,闷头笑,“那我回去记小本本儿上了啊。”


 


“……”傻。


 


“诶你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像现在这样坐着,是什么时候?”王俊凯平移着视线,落到他们之间不近不远的距离上,想起了些事。


 


“第一次……半夜公司的练习室。”


 


“不——是——”


 


“……那什么时候?”


 


“你第一天来重庆嘛,我们坐在外面的长椅上,我坐这头,你就坐那头,离得老远。”


 


“……不熟嘛。”


 


“可是你和他们就坐很近啊。”委屈巴拉。


 


“……因为你冷啊。”


 


“……我还能冷成北极熊吗!而且你还一见我就想吐。”


 


“???”冤死了,易烊千玺睁大眼睛,“我我我,我什么时候一见你就想吐了???”


 


“你不记得吗,我们那天去吃火锅,然后你就……”


 


“是你不记得吧,你不记得你给我夹了块儿啥吗?”


 


“……啥。”


 


“你给我夹了块儿肥牛,然后那上边儿有没剔干净的肥肉,我一闻那味儿就想吐……所以原来你就因为这个觉得我讨厌你的吗?”


 


“……”王俊凯不想说话,只想翻篇儿,“那你说的那次是什么?”


 


“就你大半夜跑来公司练舞啊,我们那次不也这么坐着吗,离得……不算远吧?”


 


“为什么你记得那次啊,吓到了吗?”


 


“那倒不是……”易烊千玺抱着腿,摇摇晃晃像个不倒翁,“Bobo老师以前说我是个小疯子。因为我进嘉禾的时候,年纪最小,心还挺大,直接奔着编舞班去。然后怕跟不上,就天天练,练到很晚。他就说我是小疯子。我那时候还纳闷儿,我什么都没干他干嘛说我小疯子。然后那天晚上我看到你……我就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了。”


 


小疯子……王俊凯真的能想象得到。


 


“我以前,用吹纸片的方法练气息。下课没事的时候,我就会往教室的墙上吹。那个时候我同学看我的眼神,估计也跟看疯子似的。”


 


易烊千玺也想象得到,那个时候默默无闻的小西瓜和小土豆,都在卯足了劲儿野蛮生长。


 


“对了那张字条……你还留着吗?”


 


“留着,在我家,你找不到的。不过我觉得……是时候把它扔了。”


 


“嗯,扔了吧。”他点点头,“我不在乎了。”


 


王俊凯似笑非笑打量他,“可算长大了。”


 


“……”易烊千玺瞪他,“我还长高了呢,你背不动我了王俊凯。”


 


“……我背不动我也抱得动好吗?”


 


“……谁上次在公司把我抱得差点儿摔下去啊?”


 


“那是事前没练过,知道什么叫熟能生巧吗,你让我多抱几次不就好了。”


 


“……你真当我是公主吗还让你多抱几次……边儿待着。”也留给王俊凯一后脑勺,脸上麻麻热热的,一直在烧。没多久被凉风吹散热度,他又开始咕噜噜地转眼睛,“王俊凯。”


 


“干嘛。”


 


“我有个事儿想问你很久了。”


 


“爱着呢。”


 


“……”想咬人。


 


“哈哈哈好了好了,你问。”


 


“去年快本,你到底为什么牵我手?”


 


王俊凯完全没想到他会问这个,茫然片刻,接着眼神躲闪,紧接着抓头发,再接着“呃”了半天,都快把眼前人给惹毛。


 


“……你要是忘了我真的会咬你的。”


 


“没忘!”他一咬牙,还是说了,“就……怕丢啊。”


 


“……什么?为什么?”


 


“很早以前吧……很早以前我就老觉得你会丢。那个时候你来重庆也没人接你,后来在机场……各种原因,但是不能不找你。回个头,找到了,过去带你走,要这样才行。现在你长大了……不是,是反正不管你长到多大,我还是会怕你丢。”


 


易烊千玺越听越抿紧嘴,心里冒着的泡泡要耐着性子才能一个个戳破。


 


“你干嘛一副……好爸爸的语气。”


 


“……”王俊凯灵光闪现,笑道,“那是,长兄如父嘛。”


 


神特么长兄如父……易烊千玺磨着牙,“谁要当你弟弟和儿子啊?有病……”


 


“嗯嗯嗯,不当。当嗯(男)嗯(朋)嗯(友)吧。”


 


易烊千玺听懂了,却没好气,“嗯(男)嗯(朋)嗯(友)啊?你想挺美哈?话说摊牌的明明是你吧,怎么一句嗯(我)嗯(喜)嗯(欢)嗯(你)都没有啊?”


 


那四个字咬得可重了,王俊凯也不服气,“喂,吵架是谁先起的头啊?”


 


“那是因为谁啊?谁瞒了我那么多事不说的?”


 


“……”输了。


 


一来二去,又盯着对方“噗嗤”笑出声。


 


幼稚吗,很幼稚。吵架幼稚,争论幼稚,但是好像只要是一起的,什么都能更开心一点,就连被浪费的时间都有它被浪费的意义。


 


“其实……”


 


“什么。”


 


低沉的声音有点儿像那晚在台湾的海边,卷着海风海浪,漫进易烊千玺耳朵里。


 


“其实我不想说。以前是不敢,后来是不能,现在……是不想。你说过的,很多事说了没有用,白纸黑字可以无效,信誓旦旦也可以反悔。我不想做那个人。但是如果我做给你看呢,是不是会让我们都更有信心一点。虽然到现在我也不确定,我们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在一起。”


 


沉默半晌,王俊凯都没去看他。他记得那片被月光照亮的海面,其实是记得月光下易烊千玺隐忍的眼。


 


“我们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吗。”


 


“你的在一起,不是我的在一起。你的在一起……迟早有一天,是不会在一起的。”


 


“我知道。所以在迟早的那一天来的时候,不管先走的是谁,都不要在原地等,一定要向前走,走到最高,最远,最亮的地方去。因为另一个也不会停的,就算在不同的路上,也会再遇到。到时候我的在一起,就是你的在一起。”


 


“不用去找对方吗?”


 


“不用。”


 


易烊千玺牢牢锁住他,他在那眼里看到自己,看到比那晚灯塔还要亮的雪色,也读懂他没说出口的话。


 


不用去找,因为能站在我身边的只会是你,你也一样,等着就好。


 


“好。”他看向前方,远远的,“那就一路狂奔,永不回头。”


 


易烊千玺轻轻“嗯”了声,“一路狂奔,永不回头。”


 


 


两人又这么坐了许久,也不说话,周遭的空气却不紧绷,反而在一下一下,轻柔地呼吸。


 


最后还是王俊凯醒过神看了眼表,站起来去拉易烊千玺,“回去吧,太晚了。”


 


但没拉动人,易烊千玺还那么坐着,抬头看他,“明天表演完我就走了,你有想说的,现在就说。”


 


“我……”


 


王俊凯松开他的手,想了很久,久到易烊千玺也站起来,就那么面对面地等他开口。


 


那眼神里有难得的压迫性,压得王俊凯一阵儿紧张,磕巴半天还是那句老话。


 


“就,没考好……别回来见我嘛。”


 


“……事不过三,我再给你个机会。”


 


“……”


 


他深呼吸,认真望住他,“那你,要好好吃饭。”


 


“嗯。”


 


“好好睡觉,不要熬太晚,我会提醒你的。”


 


“嗯。”


 


“别想太多,考完我就去见你。”


 


“好。”


 


“……没了。”


 


“没了?”


 


“没……了。”


 


“你想清楚。”


 


王俊凯又被他看得心“砰砰”直跳,脑子里一下闪过两年来的种种。


 


“其实……我也有个问题,想问你很久了。”他像是被蛊惑得开了口,“你那时和粉丝说的想我,到底是不是真的?”


 


易烊千玺却笑了,向他走近一步。


 


“你想问的真的是这个?”


 


“……不是。”他想问的是,“你找到了吗?”


 


我找到我要的了,那你呢,你找到了吗。


 


那个我想问又不敢问的答案,你要不要说给我听。


 


他又问了遍,“你找到了吗千玺。”


 


他没回答他,眼里闪动着光,晶晶亮亮,“王俊凯,你知不知道你欠我一个东西?”


 


“我欠你什……”


 


他被抱住了,一只手环过脖子,一只手来到背脊,肩头的重量又轻又沉,是依赖,也是保护。


 


他在他耳边说。


 


“过生日那天,我还没抱到你,你就走了。所以现在你得还给我。”


 


“你问我找到了没有,那我现在告诉你。有些话我看着你没法儿说,只能这样,你好好听。”


 


“我一直都觉得,我们之间有很多很多遗憾,是做什么都弥补不了的。我没和你说过,前年的圣诞节,我其实特别难过,我觉得我没办法了,做不到了。但是那天接近零点的时候,我收到你的快递,还有你发来自拍和抄手的照片,那是我一整天下来最开心的事情。”


 


“我想过靠近你的,但是后来你知道……我不得不离你离得很远。可能当时我有很多言不由衷,但是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我觉得你都知道。”


 


“我答应你我不会再去在意那些事情,你也答应我不要再钻牛角尖去伤害自己。”


 


“至于以后……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王俊凯,我们都不要再活得有遗憾了。”


 


用新的回忆去填补错过的空白,再一起去实现那些没有白做的梦吧。


 


他轻轻揽着他,没有哭。


 


而他的手抬了又放,最终用力抱着,声音带着点儿抖。


 


“好,好。”他重复着,“不会再有了,不会再有了。”


 


易烊千玺放开他,拉开点儿距离,还是要稍稍仰着才能好好看他。


 


“王俊凯,我真的特别会找东西。”


 


褪去光环荣誉之后剩下的坚持果敢与赤诚,踽踽独行几载辗转遇上无可取代的这个人。


 


都找到了。


 


“嗯,你找到我了。”


 


——


 


所有关于不爱你的都是假的,所有关于爱你的都是真的。


我们一定一定要活得没有遗憾。


乘风破浪,不负勇往。


因为奇景的繁荣,理想的恢弘,和梦的最巅峰,都在路上。


 




*是《不散不见》的歌词


其实我想说点啥...但是我有点紧张...


我先看看你们说啥吧...


说吧。

评论

热度(1054)

  1. Jullyyyy.Para 转载了此文字
  2. 蓦然Par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