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

just萌cp

21天

Para:

D1 D2 D3 D4 D5 D6 D7 D8 D9 D10 D11 D12 D13 D14 D15 D16 D17 D18 D19




【Day20】


 


[以为得到了时间的青睐 以为旅途没有了意外]


 


我有一间小黑屋。


 


……也不是,只是喜欢把顶灯关掉,留盏小台灯,变色的那种。练书法时候被惨白惨白的冷光一照,就出现一位宽大衣袍的诗仙,醉得跳起了舞,把灯光当明月,和并不存在的三个人举杯。想要自娱自乐了,就折一堆小纸人,千军万马列于阵前,把暖光当夕阳,谁胜谁负都随我高兴。


 


被黑暗包裹着的我安全又自由,有什么理由不喜欢。


 


我心里也有小黑屋,不止一间。一间住着家人,一间住着朋友,还有一间,要留给我喜欢的人。


 


早些时候是没有第三间的。我敞开第二间的大门,静静等着,邀请他们进来。也坐了一会儿吧,就走了,走之前还把我的熊倒立,一点都不可爱。


 


说起来Kuma已经很久没倒立过了,即便在不是那么熟悉的湖南被私生围追堵截,再不高兴,也没让它倒立。应该是气过头,给忘了。


 


那时我站在窗边,透过窗帘缝看着楼下还没死心的那帮人,心里默念着不生气不生气我叫不生气,鼓着腮帮硬是学章鱼吐出一口气来才好些。


 


完了手机就响了,兴致缺缺划开来看,王俊凯发来一优酸乳的图片,上边儿印的人头是我。


 


“???”


 


“我今天在超市看到你了”


 


“……”


 


“然后我买了”


 


“……”


 


“然后我喝掉你了!”


 


“……”我大概是复习到脑袋短路,手一抖,“好喝吗?”


 


接着我巴巴地等,等来一句,“甜甜的,可以接受”。


 


“就是好喝呗”


 


“那你看到我没?你打算什么时候喝我?”


 


“……你是不是神经病???”


 


我边骂边笑,又发过去,“诶我跟你说,我这儿楼下有棵树,特别高”。


 


“???”


 


“我特想爬上去看看有没有鸟窝”


 


“……不行,不可以,听到没有”


 


“没有,你管不到,略略略”


 


“……我看你是要上天”


 


“对呀啦啦啦”


 


“……你给我过来”


 


“过不去【鬼脸】”


 


“那我过去?”


 


“……你想想得了啊”


 


“我就那么一说【委屈巴巴】”


 


“来头伸过来我摸一下”


 


“……”


 


没完没了没营养。可是Kuma就不用再倒立了,因为我听到有人在敲门。


 


打开门透出一条光路,那个小朋友就坐在门口,搁那儿等着不说话,我也不说话。


 


后来门开过,关上过,也背靠背隔着门不言不语过,可他还是没走。溜达进家人的房间被楠楠亲了一口,晃悠到朋友的房间把Kuma扔了,过会儿又不忍心,捡回来摆得端端正正。


 


然后他走了出去,指着凭空出现的第三间的门问,“我能进去吗?”


 


另一个小朋友就乖乖点头,“可以。”


 


“我要住下来的噢。”


 


住多久?会走吗?小朋友眨眨眼,还是不去想。反正他走了,也就没有这间房间了。


 


于是他弯弯嘴角说,“好。”


 


——


 


房间很小的,只够我和他两个人。


 


其余被别的有的没的塞得满满当当。吉他和唱片,手办和玩偶,翻得卷了边的泛黄乐谱,好几支分叉到不能再用的毛笔。


 


都是旧东西,舍不得扔。


 


后来有人说他是个老派浪漫的人,后来有人说我身体里住了个老灵魂,一点错没有。


 


他呢,念旧又长情,海贼王翻来覆去地看不下百遍,听杰伦哥哥的《轨迹》抬头数星星。我呢,慢悠悠地把一笔一划拉长,坐湖边一天能等得住愿者上钩,还有很想很想,拥有一个走马灯。


 


别人说,走马灯很快的,哗啦啦地向前跑,就这么跑完了人的一生。可我觉得走马灯很慢,把人生中每一帧重要的画面都定格在那里,永远都不会消失。


 


我享受舞台的热烈,我也向往慢而又慢的生活。我知道他也一样,想找个没人认识他的地方,戴着耳机听他最爱的歌,看夜空看整晚。


 


我问过他,你在看什么?


 


他说,我在看宇宙。你说到底有没有平行时空?如果有,那里的我和你,还会不会遇到?


 


我记得我没有回答他,只问他,你看天空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颗星星?叫B612,那上边儿有个小孩儿。


 


他笑,你在和我对戏吗?我知道,他在看日落,一天看了四十四次。


 


是啊,那天他很悲伤。


 


那你呢,你不是说过,从日落看到日出会比较好,你也很悲伤吗,在悲伤什么?


 


我没想过他会记得。那时我们分隔两地,明明隔着手机,我却看见我们并排坐在地上,靠在小屋的床边,唱片机里放着小调,走马灯居然也有了,影影绰绰把整个屋子都装满了星星。


 


“我没有悲伤。我只是觉得……从日落看到日出,这样就不会觉得什么都会结束,明天会来的,一切都会是新的,我们也还是会继续走下去的。”


 


他没有说话,而我想起了一句诗——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其实是只要爱够了,就没有什么结束。


 


所以他说得对,一辈子嘛,很短的。


 


——


 


跨过年这个怪兽之后没多久,我正式接了《小王子》,站在属于我的另一条路上。


 


备考的时候,我会偶尔翻翻它来放松神经。彩图很好看,总能把我带进那个童话里去。然后等夜深人静,坐在楼下的长椅去看着那棵树,看到顶端再去看没有星星的夜。


 


我突然明白王俊凯为什么喜欢。


 


可以天马行空想未来,恍若一人呆在现在,还可以肆无忌惮去过去的时光里游走一遭。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去回想以前,那个以前又有多久远。反正我所想到的以前没有很久,是年前。


 


年前我们录了天天向上,录完以后他嘴紧紧抿着,抿成一条线,不至于生气,也肯定不是开心。


 


我就过去敲他的门撺掇他,“去不去吃臭豆腐?”


 


他刚洗完澡顶着半干的头发,没多想就套了外套和我出门。


 


大半夜,我们全副武装买了两份臭豆腐,然后我闻着味儿,又拉拉他说,我还想吃榴莲。他和听不懂似的无比惊悚,你说你想吃什么玩意儿???


 


“榴——莲——跟臭豆腐一样,闻起来臭,吃起来可好吃了,你要不要试试?”


 


“……你什么时候喜欢吃这个了?”


 


“……我一直喜欢吃这个。你要不要试试啊要不要?”


 


“不……要,拒……绝,你饶了我吧。”脸皱得和我第一次带他去吃臭豆腐时候一毛一样。


 


当然我也知道榴莲比臭豆腐还要非人类对很多人来说,就不勉强他,反正他陪我去买就行了。


 


买完坐在路边,我捧着切好的榴莲,他捧着两份臭豆腐。我不吃自己的那份,也不用各自匹配的竹签,用叉过榴莲的竹签去叉他碗里的臭豆腐。他满脸生无可恋看我笑得不行的样子,像玩不到毛线球的猫猫,又像不造发生了啥的无辜大狗狗,可好玩儿。


 


“诶。”过了一会儿他叫我,“你晚上说的那两句诗,我老觉得怪怪的。”


 


噢,风在哪,蒲公英就在哪;飞鸟在哪,鱼就在哪。


 


“……原来你在想这个啊?”


 


“不然呢?”他奇怪地看我一眼,“不然你以为我在想什么?”


 


“……我哪知道你在想什么。”


 


“哼哼,你现在知道我以前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是什么感觉了吧。”


 


“绕口令呢?”我吞下一大块儿榴莲说,“哪儿怪怪的,我觉得没问题呀?”


 


“啧你看啊,蒲公英不会一直追随着风,它会停下来的,可风不会停。飞鸟和鱼就更不用说了,它们不可能在一起的,在一起那就是个意外。”他说着说着就转过来义正言辞,“很不吉利啊好吗!”


 


我被他这样儿给逗笑了,“说你老人家还真是老人家啊,这么迷信。”


 


“我跟你说有时候老人家的迷信是有道理的,你不要不信。”


 


他居然没反驳,我也就一本正经安抚,“风和蒲公英我就不说了,那是生物问题。就飞鸟和鱼吧,我觉得可以在一起啊,义无反顾的,多酷。”


 


“……飞鸟和鱼也是生物问题,还是跨物种的生物问题。”


 


“……重点偏了哥。”


 


“……不好意思。”


 


他转了回去,嘴巴嚼着臭豆腐一动一动,“重点是……你是什么?蒲公英还是风?飞鸟还是鱼?还有……你要到哪去?”


 


我摇摇头,“我就是我啊……”说到一半儿笑起来,“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他白我一眼,我不笑了,说,“我讲真的,我就是我嘛。不过……我是很想去游乐园就是了。”


 


他一愣,“我也是。”


 


“什么你也是?”


 


“我说我也想去游乐园——”他兴奋起来,“我想去很久很久,很久了。小时候门票挺贵的吧,爸妈也没空,后来我也没空。可是我是真的很想去,每次听同学说我都好羡慕……”


 


他戳着臭豆腐,我戳着榴莲,点头十分理解,“是吧,我也是没时间,本来想楠楠出生可以带他一起,现在更没时间了……不过咱俩去那儿能干嘛,我恐高你怕黑,玩儿什么?旋转木马吗哈哈哈哈哈哈——”


 


他浑身抖了抖,被恶寒到不行的表情,嫌弃得要死。


 


然后我笑停了,伸长原本屈着的腿摇摇晃晃。


 


“其实能待那儿就挺好的哈,如果有机会的话。”


 


“嗯。”他也不笑了,认真又郑重,“会有的。”


 


转而立马躲开我打算偷吃他臭豆腐的手,护食得不行。


 


“诶易烊千玺,我又不是没给你买,你干嘛老吃我的?”


 


“那你就吃我的嘛。”


 


“……”他妥协了,在那儿嘟囔,“啊回去要再洗一次头,都是味道。”


 


“……你累不累,早上再洗嘛。”


 


“不行,我受不了。”


 


“……还好我不跟你住一屋。”


 


“……你还嫌弃我???”


 


我冤不冤,“不是,是觉得你会嫌弃我。我回去就不打算洗了,明早再洗。”


 


“噢——”


 


他这人吧,声音一拉长不是撒娇就是不怀好意,我转头看他,果然看他笑得……邪气???


 


“你要是真跟我住一起,我保证不嫌弃你,你住吗?”


 


“……”


 


他一点点靠近我,我往后仰,偏又记着答应过他的不躲硬是撑住了,看他瞳孔黑又亮地又问一遍,“住不住?”


 


……撩我?


 


我眨眨眼,把邪气的笑还给他,然后他一重庆人狂喊臭豆腐好辣好辣,辣得耳尖通红的样子我能记很久很久。


 


“我不是早住你心里了吗?”


 


——


 


可我没想到的是,有人会翻出我许久没有想起过的过去摆在我面前,还连带着铺天盖地的对我和王俊凯的恶意一起袭来,杀得我措手不及。


 


某一天他们突然闯进来,指着第二间房,说当初是我赶他们走的,又说哪有什么第三间,都是假的,全是演的。


 


他爬高我扶他是假的,我抽筋他放开我自己掉下去也是假的。


 


什么都是假的,那什么才是真的?


 


我绞尽脑汁地开始往回看,可是什么都看不到,那些年一起站过的舞台,好像一夜之间全消失干净。


 


直到当我下了车,看到王俊凯就在公司门口站着,也不玩儿手机,见我来了就对我闭了下眼睛,再睁开还歪歪脑袋冲我笑,脑子里追溯过去的信号骤然停了下来,然后调转方向一路狂奔,跑到了跨年。


 


跨年那晚的ending,是一帮哥哥姐姐演职人员,都在台上准备零点谢幕。漫天的彩带飞花泡泡,和台下震耳欲聋的狂欢一起,迎接新一年的到来。


 


我们站在前边儿,手拿着话筒,乖乖地跟着他们一下一下鼓掌。而我看着泡泡,被五彩光束映照得斑斓的泡泡,看得出神,不由自主伸出手去。


 


戳一个,破了,从高处飘下来的,落在我手心里,我不敢动,小心包裹着它,盼着它能撑得久一点,接着我用话筒戳了下王俊凯的后腰。


 


台上台下非常吵,他习惯性地低下头,把耳朵贴近我唇边,我说,“泡泡。”


 


他看了眼我手里的,用口型说“很漂亮”,自己也去戳泡泡,笑得很开心。


 


我又戳他,他往我这儿靠,“你知不知道在泡泡破掉之前许下新年愿望,新的一年就都会实现?”


 


他明显是没听过,伸手接了好几个泡泡去试,可是每一个都破了。我震惊地看着他做这一切,手里的泡泡早就不见了。


 


然后他凑到我耳边,“太难了,你许了吗?”


 


我点点头。


 


“许了就行。”


 


“……你不问我吗?”


 


“说了就不灵了啊!”


 


而后他面向台下,带着我们附和着现场的气氛向粉丝挥手告别,大声说着新年快乐,在放下手的时候轻轻握了下我的。


 


嘈杂静止,泡泡停在半空,舞台都是用棉花糖做的。


 


“今年是第一年,新年快乐,千玺。”


 


我闭闭眼,耳边发烫。


 


到现在还在烫,烫到我眼睛里。


 


用泡泡许愿诸如此类的话我不是没有说过给别人听,信誓旦旦说着真的有圣诞老人换来的都是嗤笑回应。可是有什么好不信的,我妈妈就是圣诞老人。久而久之我也懒得说了,不会离开不会嘲笑的玩偶娃娃才是最佳的倾听者。所以这么多年,无论我再怎么喜欢都玩儿不好娃娃机,大概是它们也知道,做我的娃娃太累太累,不愿意被夹上来。


 


可是后来出现一个人,夹娃娃特别厉害,一夹一个准,把娃娃都给我。还说——


 


“诶你觉得有外星人吗,我觉得有。”


 


“我真的信有海贼王的,我就是啊哈哈哈。”


 


“你说他们是不是故意的老问我许什么生日愿望,不知道说出来就不灵了吗?”


 


“我不信有圣诞老人,不过你家的圣诞老人肯定不是你爸就是你妈,想想就觉得好棒啊。”


 


你看,童话是人写的,谁都知道那是假的,只有在相信的人的心里才是真的。


 


 


“想什么呢?啧你别咬嘴巴,都破了。”


 


我抿抿嘴,站在阶梯下,因为他站在上一级,显得高出我很多。


 


“没什么……你站这儿干嘛?”


 


“我站这儿……”他想了想,忽然垂下桃花眼好整以暇地看我,还笑得厉害。


 


我莫名其妙,“……你笑什么?”


 


“没有,我小时候吧,上幼儿园上得早,因为我妈忙。然后第一天我不知道去干嘛的,去了以后就和其他小朋友一块儿玩儿,结果回头一看,我妈走了,我就开始哭。哭到一半又不哭了,又开始玩儿。后来放学我妈下班来接我,我就没哭,以后我也没再哭了。”


 


“噢……好厉害……”我愣愣地点头,才反应过来,“那跟你站这儿什么关系?”


 


“就觉得……你好像又变小了,上回去夜骑我都觉得你长大了。”


 


我懂了,“……你是在说我是幼儿园小朋友还要人接吗?那你不也是。”


 


“行啊,那我们都在小二班怎么样?”


 


“……你才二。你不知道别人都说,这两个小朋友其实感情一点都不好,私底下吵架,打架,为了块儿蛋糕争得死去活来的。”


 


他“嘁”了一声,“别人说……那你怎么说?”


 


“我什么都不想说。”我只是要气死了,“王俊凯,这几天除了去公司录节目,我哪儿都不想去。”


 


“那就不去。”


 


“你把吉他带回来。”


 


“可以。”


 


“我想吃抄手。”


 


“行。还有吗?”


 


“……没有了。”


 


气也顺了。


 


然后他从台阶上下来站在我面前,相差无几的身高看得我更开心了一点。


 


“那跟我回家。”


 


“好。”


 


小屋里的小朋友们,这次都没有犹豫。


 


——


 


趴床上没一会儿,王俊凯带着一股香味扭开房门,我半直起身嗅嗅味道,他搁桌上的抄手简直在闪光。


 


“太烫了,晾一下再吃。我煮的清汤的……你别这么看我好吧,嘴都破皮了还想吃辣,别吃了。汤是我妈煲的高汤,很好喝的。”


 


“……噢。”他趴到我左边来,和我一样趴在枕头上边儿,我扭头问他,“你不是不让在房间吃东西吗?”


 


“没事,别在床上吃就行。在看什么?”


 


我没遮掩,让开一点让他看平板,“我的百科。”


 


“你的百科和我的有区别吗,除了过去不一样。”


 


他凑过脑袋来,我仔细去看他,“那你有没有不开心?”


 


“……还好,只是有种好好走在路上被花盆砸的感觉。无关紧要的人我已经不会去管了,你不开心我才会不开心,所以这话该我问你。”


 


“我也没有,你以前说的话我真的听进去了的。我就是生气,不懂为什么一个舞蹈动作而已能这么无中生有,现在全世界都在说咱俩不合。”


 


他皮笑肉不笑地呵呵,拿手托腮,“是,我们不合。你躺我床上,我还给你做饭,可太不合了。”


 


“……”我哽了一下,“我怎么觉得你这话这么……”


 


居家。


 


他也意识到,和我对视一眼,随即硬生生转开,“哎呀跳过,下一个!”


 


“什么鬼下一个……下一个就是前……你懂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冒出来了,是真的有好久好久了啊,我都没想起来过。”


 


“那就别想了。”这下他是真的变得不高兴,“没有延续到现在和未来的过去都没意义,你本来也不欠他们什么。”


 


是……不过是不同路的人而已。


 


于是我把平板反扣在床上,整个人埋进他的枕头里扑腾,彻底不气了。扑腾两下突然想起来,“诶,你好像都没问过我以前的事。”


 


“……我以前想问的,因为觉得那时候你笑得比较多……”


 


“什么都不懂当然笑得多了,我都不知道我当时在笑什么。”


 


“……好吧。反正后来就不想问了,现在也不想知道,以后也不会。不过不是没兴趣或是怎么样,而是……我是真的希望你从来就没有遇见过他们。”


 


我从枕头里起来,看到他的手指在我的平板上划来划去,划着划着练起指法,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然后他翻了个身,面朝天花板,“如果要问的话……我只想问一个问题。”


 


“你问。”


 


“当年谁是队长?”严肃得很,像是要把那个人给吃掉。


 


可说实话,我和他就算同样有不甚美好的从前又怎样,单拎出来的那段时光和我们两个人都是没有关系的,没有交集的过往就应该让它留在过去里。但偏偏我曾经那么在意过,偏偏他也不知道憋了多久才问的这一句。


 


我枕着手臂,忽而庆幸地笑出来。


 


“没有。”


 


“什么?”他终于转过来看我。


 


“没有队长,”我看着他说,“你是唯一的。”


 


队长是唯一的,大哥也是唯一的,自始至终。


 


他脸上一下子堆起猫纹,绷不住露出尖尖虎牙。然而没多久,就渐渐消失了,我看见他无声地叹,“如果从一开始你遇见的就是我呢,如果早一点再早一点呢。虽然想这些一点意义都没有,可我还是会去想。”


 


“……我以前也会这么想,老是觉得自己迟了。但是……”我坐起来,拿枕头垫着腰靠在床头,伸手就能拨弄他头顶飘起的头毛,他没感觉。


 


“但是现在觉得一切都是刚刚好。可能有些事情就是必须要经历的,就像小王子在离开了自己的星球以后才认识的狐狸,才遇见玫瑰园,然后才明白玫瑰的独一无二一样。”


 


“小王子……”他低声呢喃,还是仰躺在那儿,双手枕在脑后,我收回放肆的手,“所以小王子爱的是玫瑰……那狐狸呢?狐狸爱的是小王子。”


 


“……那不一样。”


 


“是不一样……玫瑰在等,小王子一定会回去……狐狸也在等,可是不一定等得到,但是不管对方来不来什么时候来,它都会一直等……早早就开始等。”


 


“……”


 


我向下望着他沉沉的眼,他却没有注意到,睫毛隔很久才呼扇一下,如蝶翼轻颤,一不注意就不知道飞到哪去,离我很远。


 


我好像明白过来他在说什么。


 


蒲公英和风不会为了彼此而停留,飞鸟和鱼只能驰骋在各自的城。但它们至少自由,至少自由。


 


只有狐狸停留在麦田,守着记忆里金黄的发色等待一个无望。也不是不幸的,冷暖自知,没人有资格说。


 


那么我们是它们当中的谁。


 


他问过我的,其实也是在问他自己。


 


“王俊凯,”我直接去拿他带回来的吉他,抱着坐在床上,指尖有点儿抖,“那首歌我练好了,我唱给你听吧。”


 


我握了握,低头扫下琴弦,走马灯又亮了起来,我们就这么面对面坐在光里。


 


“我相信认真去做就能实现我的梦 


相信写首好歌走路就能抬起头 


相信骑摩托车旅行就能变英雄 


现在的我 依然相信着”*


 


我抬头看一眼他,蝴蝶不见了,现在的他离我很近,真真切切的。


 


“有才华的人珍惜金光闪闪的奖座


亲爱的GD杰伦 是否也曾迷惘过


一定会有人冲破疑惑带我向前走


现在的我 依然相信着”*


 


我笑着看向他,不再低头一直看着,他也笑了,了然的迷弟表情。


 


“雨会下 雨会停 这是不变的道理


夜空中 北极星 迷路的人不恐惧


我唱歌 你在听 一切风停又浪静


G和弦 的根音 抚平脆弱的心灵”*


 


他的手握起来,又放开,一向专注又坦诚的眼里多了几分忍耐。那几分忍耐是火,一小簇一小簇地跳动。


 


“我只想 牵着你 走到很远的梦里


小木屋 红屋顶 地址是一个秘密


你抱着 小猫咪 蓝眼睛不再忧郁


我们的梦 让我们去找寻”*


 


最后一个音落下,走马灯就不见了,外头的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暗了下来。房间里安静又昏暗,只有他眼里的光还在燃着。


 


我放好吉他,想问他好不好听,才发觉嗓子有点儿哑了。清清嗓子再开口,还没来得及出声,他就压了下来,左手贴着我的脖子和耳后,右手紧紧攥着我的手腕。


 


四月的风还是凉的,被他咬住的锁骨周围一片都是热的,密密麻麻蒸腾起来。


 


疼……那当然是不疼。


 


但我还是咬咬牙,附在他耳边,“你不要以为我不敢。”


 


他闷闷地笑,没有抬头,热气全在那片肌肤上,越来越热。


 


“我知道你敢。”


 


你也知道我舍不得。


 


我放空地望着天花板,“王俊凯……我想养只猫。”


 


“……那要你妈同意。”


 


“我还想去云南。”


 


“考完就能去了。”


 


“我想……坐绿皮火车,很慢很慢地晃悠过去。”


 


“……现在还有这种车?”


 


“有——”


 


“那就去吧。”


 


我推开他,“你不和我一起去?”


 


他撑在我上方,轻抚过我锁骨上快要消失的咬痕,眸中火光渐熄,剩下一潭能望得见天空的湖水。


 


“你想一个人去,就一个人去,只要注意安全,平安回来。你想我陪你一起去,我就陪你一起去。反正你想做什么就去做,想要什么就说,不想要的就拒绝。不要再想那么多了。”


 


“那你呢?”


 


“我?我也有我要做的事。”


 


“你就不怕我像小王子一样一去不回吗?”


 


我盯住他,他也盯住我,我们心照不宣。


 


“你不是他。”


 


“那你是不是狐狸?”


 


“不是。”


 


“玫瑰呢?”


 


“也不是。”


 


我们看着对方,一同笑出昔日难以同步的虎牙和梨涡。


 


因为它们都是我们,我们却不是它们。


 


易烊千玺就是易烊千玺,王俊凯也就是王俊凯。


 


要活成自己,彼此温柔。


 


——


 


我的新年愿望之一,是和王俊凯一起去游乐园。


 


嘘——说了就不灵啦。


 


 


 *是魏如萱的《香格里拉》,原歌词丧的部分太多不适合28,就改了。其实挺不好。。。有问题会删掉。


这一天的结尾想了三个版本,想来想去这个是最合适的然而写不出想的画面。。。可能只有10%吧。


20了宝贝儿们。


21可能12月见吧可能。


心情微妙。



评论

热度(360)

  1. 感官动物Para 转载了此文字